投资是认知的变现,是一场反人性的游戏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1 03:01: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新经济商学”可关注小新哦!

前言

首先,我们 大家玩一个小游戏,假设我们所有人是一个投资委员会的成员,我们正在讨论一个A轮的项目,项目团队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给出了如下信息:


1)公司有10%的几率上市;


2)有30%的几率会被并购;


3)有60%的几率无法退出(全部亏损)。


你会不会投?


项目团队做了很多工作,投资委员会相信他们的判断。看到风险后,可能有很多人觉得不应该投。如果是这样,我们正式地将项目否决掉了。


下面大家再看几个全球最顶级VC的数据,这几家VC是Google、Facebook、Uber等很多「超级鲸鱼」的早期投资人,给投资人创造了上千亿美元的回报,基本每一期基金都有几倍到几十倍的回报。



红杉在过去的20年时间大概投了600多个项目,中间有50个IPO(上市),大概有20%左右的被并购了,但是大部分项目均属于无法退出的亏损项目。


Accel所投的公司IPO有6%,并购占32%,还有62%没有退出。Benchmark,这也是一家非常牛X的投资公司,它的投资IPO占比10%,35%的并购,最大一部分55%也是没有退出。


我们刚才否决的这家公司,就是一个典型的顶级VC会投资的早期项目。但是为什么会有大部分人都是否定的呢?


可能有些人已经发现我玩了个小花样。我给出的信息里没有说明「假如成功了,回报是多少」。在真实的场景中,投资委员会成员也常常会把这个重要信息忽略掉,大多数人只会用成功概率来做判断,但是不能把成功的「规模」考虑到公式里。


人的本能不擅长用概率的方法来思考问题。巨大的不确定性,会让人产生焦虑情绪,当不确定性超过一定的阈值之后,「这一笔投资的预期回报是多少」就变成一个很难的问题。这时候你的焦虑情绪就会把它用一个更简单的问题来替代:「这一笔投资有多大几率会盈利」。但是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不一样的。


一群人来做决策,会更倾向于模仿本能,用直觉和情绪来做判断。人越多越这样。


投资是件反人性的事


其实,早在金融市场出现以前的远古时代,这些心理偏差就已经写入到我们的基因里,帮助我们的祖先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更大概率地存活。


在此,以损失厌恶(Loss averse)为例:


人们对于损失往往记忆深刻,极力规避。假设,我们的祖先,在森林里行走,与熊相遇,捡回一条命,因此记忆深刻,下一次出行,他会尽量避免与熊正面相遇。而没有这个心理偏差的祖先,则可能忘记风险,再一次与熊正面相遇。


如此反复,存在这种损失厌恶心理偏差的祖先更容易存活,并把存在心理偏差的基因传递给后代。


然而,金融市场不是原始森林,在原始森林里曾经管用的救命基因,在金融市场中却可以产生前面所描述的一系列负作用。所以,我们经常会听到资深投资者感叹,投资是一件反人性的事情。


在《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一书中,作者认为投资的窍门不是要学会相信自己内心的感觉,而是要约束自己不去理会内心的感觉。只要公司的基本面没有根本的变化,就一直持有你手中的股票。


这是所有问题中最为重要的一个问题。


股票投资成功所必须的个人素质应该包括:耐心、自立、常识、对于痛苦的忍耐力、心胸开阔、超然、坚持不懈、谦虚、灵活、愿意独立研究、能够主动承认错误以及能够在市场普遍性恐慌之中不受影响保持冷静的能力。


要想取得股票投资的成功,一个非常重要的个人素质是要有能力在得到的信息不完全,不充分以及得到的信息不完全准确的情况下做出投资决策。


华尔街的事情几乎从来不会十分明朗,或者说一旦事情明朗化时,再想要从中谋利已为时太晚,那种需要知道所有数据的科学思维方式在华尔街只会一再受挫。


最后,至关重要的是你要能够抵抗得了你自己人性的弱点以及内心的直觉。


绝大多数投资者内心的一个秘密角落都隐藏着一种自信,觉得自己拥有一种预测股票价格、黄金价格或者利率的神奇能力,尽管事实上这种虚妄的自信早已一次又一次地被客观现实击得粉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每当大多数投资者强烈地预感到股价将会上涨或经济将要好转时,却往往是正好相反的情况。


问题并不在于投资者愚蠢或者反应迟钝,而在于他们得到信息时,原来的信息所反映的事实现在可能已经发生了改变。


投资是认知的变现


投资即决策,而决策差异背后的根本是认知水平(“认知是大脑的决策算法”):投资就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下注,投资的过程就是不断地在胜率和赔率之间做平衡。


一人一世界,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对同一投资机会的认知也分不同的维度,不同维度的认知意味着各自完全不同的胜率选择。没有高确定性为前提的高赔率,是赌博。但市场普遍认知到的高确定性,在通常情况下又不可能给你高赔率。所以问题的本质其实是你是否有超越市场大多数人的认知,适时的判断出市场的错误定价,以高胜率去做高赔率的决策。


马云所说的,任何一次机会的到来,都必将经历四个阶段:“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也是同样的逻辑。


成功的投资需要完整的体系支撑,多维度的认知可以从不同的层面优化你投资体系的胜率和赔率指标。比如对行业和企业经营的认知:行业空间、竞争格局、价值链分布、核心竞争力、增长驱动因素等;交易系统的认知:仓位管理、风险管理等;投资思维的认知:安全边际、复利等。


当然,不同人在整个体系的不同环节的认知能力是有差异的,需要选择性的修炼边际收益最高的部分,也可以通过团队合作让自己的某一部分优质认知最大程度上发挥价值。


如何提高从认知到投资的转化率


对于我们大多数来讲,对于自己所从事多年的行业认知水平肯定是超越市场上大多数的人,因此对多年在某种特定行业中的积累、独特认知和趋势判断放在投资的视角思考,完全可以把这种深度认知轻松变形。


比如,“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很容易判断最大的收益方是百度,事实上百度那一年股价确实翻倍了。比如爱玩游戏的人可以关注暴雪,了解手机行业的人可以关注高通,从事k12的人可以关注学而思、新东方。”


在过去的6-7年时间里面,除了一线城市的房价(是否参与的背后也是认知的差异),我们错过了什么机会?


一次是智能手机从10%不到的渗透率提高到65%的浪潮(2010-2013年中),相关产业链的公司都是动辄几倍的涨幅,其中生产触摸屏的欧菲光短短一年上涨近10倍;另外一波是智能手机渗透率超过65%之后带来的移动互联网浪潮,在一二级市场都雨后春笋般的出现了大量高效率的投资机会,其中变现最快、同时也跟大多数人的生活紧密相关的手游行业规模短短4年时间就增长了10倍(2012年-2016年从60亿左右增长到了600多亿),其中诞生的牛股就不言而喻, 一直到今天的王者荣耀。


相信,这两拨大的浪潮和机会绝大多数的80后、90后都是亲身经历、感同身受,因此如果把这种身边的熟知现象,工作中对行业的积累通过深度思考转为真正的认知,再通过投资工具实现变现,那就是属于你的投资机会。


投资人的主动性努力不外乎以下几点:

第一,寻找中长期经营提升确定性高的企业;第二,寻求中短期赔率好的价格;

第三,构建能平衡黑天鹅风险和研究的有效回报的投资组合;

第四,持续学习争取每年进步一点点;

第五,保持身心健康,做好以上循环并耐心等待。

其它的,基本就交给国运了。



*本文由捕手志、《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等其他网络来源取材,新经济商学编辑而成*




推荐阅读


深圳湾·新经济商学院第二期丨A轮及以后的创业者必读班

50位投行专家首次惊艳亮相,助力中国新经济

新经济商学院|100位城市合伙人/事业合伙人开始招募啦

“深圳湾•新经济商学院”首期试验班 扬帆起航

新经济商学院首发精品试验班圆满收官——构筑新型创业、上市生态圈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