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肯锡:聚焦影响力投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7 14:46: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由于传统的一些项目在商业效益和社会效益上存在巨大反差,许多商业公司和银行开始将目光投向能够同时产生商业和社会回报的投资。“影响力投资”是其中的一种途径,即将资金投向能够产生社会或环境效益的企业 。 从可负担得起的住房项目到可持续林地和眼科护理诊所,这些都是传统商业模式经常会回避的项目。

主流投资者往往害怕踩在这个领域,而有冒险精神的风险投资家和非政府组织(NGO)成为了这一领域的主力军,并扮演着“第一机构投资者”的角色。虽然他们看到新客户和满意员工的明显优势,但他们也接受传统观点,即这些投资无法充分规模化并创造有吸引力的回报,整体风险较高,而且流动性较差,因此难以退出 预计到2020年,影响力投资可能会增长到3000亿美元以上,但即便如此,这也只是届时可能由全球私募股权(PE)公司管理的2.9万亿美元左右的一小部分。

我们在印度进行的研究- 这是一个新的影响力投资理念的试验平台,约有50位投资者自2010年以来投资了52亿美元的项目,投资额以每年14%的速度增长 - 呈现出不同的视角。调查结果表明,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和大型投资者开始了解印度和其他地区的真实情况,他们将找到符合其社会和商业目标的投资机会。

低回报的错误看法

印度的影响力投资已经证明资本如何可持续地运用,以及它如何能够满足投资者的财务预期。我们考察了2010年至2015年间48家投资者的退出情况,发现他们的中位数内部收益率(IRR)约为10%。 最佳三分之一的交易产生了34%的中位数内部收益率,这清楚地表明可以在社会企业中实现有利可图的退出。

我们按行业对现有交易进行了排序:农业、清洁能源、教育、小额信贷与普惠金融、医疗健康。近80%的普惠金融领域退出案例财务表现位于前三分之二。 清洁能源和农业方面的一半交易产生了类似的财务业绩,而医疗保健和教育方面交易的表现则落后。 然而,在普惠金融以外只有17个退出案例这样有限的样本情况下,对其他领域的表现进行确定还为时过早。

表1显示了交易规模与回报波动性之间的一些明显的关系,以及整体表现。 较大的交易产生了更小的回报率,而较小的交易通常产生更好的结果。 最小的交易具有最差的回报和最大的波动性。 这些研究结果表明,投资者(尤其是那些一直犹豫不决的人)可以根据他们在种子期,发展期和规模化社会企业不同时期的专长来挑选机会。

1

 

 

资本并不需要你想象的那么多耐心

我们的分析表明,投资者退出的平均和中位时间大约为五年,与传统私募基金和风险资本公司的持有期没有区别。此外,无论持有期限如何,交易一般产生了广泛的回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意味着具有强大商业模式的社会企业不需要很长的持有期来为股东创造价值。

传统基金正在加入

社会投资需要广泛的投资者来最大化社会福利,接受投资的公司在进化过程中也需要不同的技能。第一阶段的公司需要具备开发和建立可行商业模式、基本运营和资本制度方面专业知识的投资者。例如,一家奶牛场的投资需要在完成一轮更高风险的种子投资之后,才适合传统投资者加入。

影响力投资如何成为主流

第二阶段要求平衡经济回报与社会影响的技巧,以及承诺和衡量双重底线的耐力。第三阶段需要扩大规模,完善流程,发展人才和系统扩张的专业知识。

2

 

(核心)影响力投资者是所有交易中56%(表2)的首批投资者,也是印度前十大小额信贷机构中八个的首批投资者。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发现这引起了传统PE和VC基金的兴趣。 传统的私募和风险投资基金带来了更大的资本池,这些资金占初始机构投资金额的70%左右。这对于清洁能源和小额信贷等资本密集型和重资产行业尤为重要。 总体而言,主流基金占各行业投资资本的48%(表3)。

3

 

将影响力投资者与常规PE和VC基金相结合的“俱乐部交易(Club deal”贡献了32%的资本,突出了这两类投资者的互补作用。 随着企业的成熟和投资者的持续参与,他们可以从主流基金中获得资金。 非营利组织也通过提供高效的实地项目启动能力发挥补充作用。 非营利组织的活动时间通常比影响力公司的活动时间要长,并且已经制定出成本效益高的机制来提供产品和服务并实施业务计划。 影响力投资者可以被看作是非营利组织的战略投资者,因为战略投资者在扩大规模,吸引人才,提供财务和经营杠杆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例如,一个影响力投资者建立了一个姊妹组织,在小额贷款创始人创立机构时进行指导,并帮助他们建立技能。

社会影响力巨大

影响力投资触及印度6000万至8000万人的生活。 这相当于法国人口的规模。 可以肯定的是,印度有大量需要帮助的人。 随着社会企业规模的扩大,他们的影响力也会扩大,并影响到显著数量弱势人群的生活。

随着投资者重新审视他们对影响力投资的理解,他们所做的资本承诺肯定会扩大。这无疑会提出新的挑战。但我们的研究表明,这种新兴的资产类别可以应对财务挑战,并实现全球资本提供者寻求的社会回报。

 

关于作者

Vivek Pandit是麦肯锡孟买办公室的高级合伙人,Toshan Tamhane是雅加达办公室的高级合伙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