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vent se lève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7 16:09: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没什么理由,只是突然想写就写了。


最近几天,我突然记起了大一的时候,一直想去广大上一门叫“生死学”的公选,那个时候我一直很想在自己的生命中找到存在的理由,找到一个自己的理由,所以觉得能通过探究生探究死而找到它。可惜,大一的我到最后也没能去上。我就像溺了水一样,只有在浮出水面、阳光洒在脸上时,才会感受到生的气息;只有在慌乱的生活中,才能感受到你还活着,即使是随波逐流,但你也能感受到你的存在。



最近也有一个许久不联系的朋友,突然来信,讲起人真是奇妙啊,回头看好像大家都变了。可有些事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听起这话,我觉得我好累,我不想去想什么变了,什么没变。我觉得我老了,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疲倦呢?可我又觉得我还没老,我的心还能跳,还很沉,还有温度,还惦记着人。


关于生死,我或许还是不懂,但却已经不想去弄懂了。大一的我觉得生是自然,可人却挡不住生的流逝,所以时常伤春悲秋,感慨时运;我现在却觉得死的概念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我从来不明白死的概念,那我的生将不会流逝,反而在不断的积累。我也一直都未曾失去我的生活,而是更加拥有它。这样一想,好像也有些道理。只是,那我究竟算变了,还是算没变呢。我自己倒是更有些迷茫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成了这个样子,好像三十天前,起风了那天就已经是这样了。以前的我会因为起风而愤懑不满;可上次,我却觉得与我毫不相关,也无心去编排这风或是起风的人了。就如《坛经》中所说:“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动。”风再大,也有落下的一天;心动了,却不那么容易能熄灭。


2018.3.15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