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才情空前绝后的“文学洛神”,也是一生颠沛流离的“痴情女”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9-10 16:32: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她是一种很强大的真实。她裸露着,不是身体,而是灵魂。她用她的全力去爱,她让她爱的男人,变得强大起来,骄傲起来,随心所欲起来。然后她自己第一个被伤害。她的强大让男人下手很重。其实,她是很疼的……”

——电影《萧红》


去世前眼角的这滴泪,是萧红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遗物。

1942年1月22日上午10点,萧红于玛丽医院病逝,享年31岁。

几日前,回光返照的她在纸上写下:

“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下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

当然不甘,31岁的年纪,放在今日,那就是一个女子最美好的时光。

在杜拉斯的自传里,她说:“我的一生,充满了动荡,我喜欢这种动荡。”但萧红是不喜欢的,她甚至对动荡深恶痛绝。

她一生都在追寻终结动荡的答案,却又历经一生动荡。

/ “出走的娜拉” /

 

萧红人生里,第一次在孤寂中选择了一个以为可依赖的男人陆哲舜,就是源自家庭的压迫。当时父亲坚持将她许配给给家境殷实的官僚之子汪恩甲。中学毕业后,倔强的萧红为了逃离被安排的封建婚姻而离家出走,却在面对现实的孤寂之时,妥协地接受了喜欢她的陆哲舜。



他们逃到北平求学、同居,被家族不容,断绝经济支持。表哥退却后,她便回头去找汪恩甲。她曾不顾一切的挣脱传统的枷锁、家庭的束缚,否认荒唐的婚约,却在命运的漩涡里兜兜转转,在这一刻又选择了这个男人。

 

毕竟是阔少出身,一开始汪给萧红提供了好的衣食,并得以继续读书。二人在东兴顺旅馆同居后,萧红怀孕。汪恩甲工资入不敷出,回家求援,被家人扣住,她去理论,被汪家怒斥。于是,她去法院告汪兄代弟休妻。法庭上,汪恩甲竟临阵倒戈,表示自愿离婚,法庭当场判决两人离婚。

 


她怒不可遏地冲上街头,汪恩甲追来道歉,两人匪夷所思地和好。这对离异夫妻后在旅馆赊欠食宿费几百多块钱之后,汪恩甲借口回家取钱,从此杳无音讯。此时,她已怀孕五个月。结合整个事件来看,简直像个有预谋的报复。

 

但是,就算是一个报复,仍比萧红后来遇到的男人对她还要好一些,起码这个男人给她留下的是一个谜团,而不是确凿的侮辱与冷漠。

 


/ 她的英雄 /

 

因着汪不负责任的失踪,萧红被店家关进仓库,孤立无援。

 

而第一个看到萧红身处此景的人,是后来在萧红感情中占据最大篇幅的萧军。彼时身临绝境的萧红投信给《国际协报》求助,萧军受委托带着几本书去看萧红,二人就这样相识。这是一段狼狈中有些美丽的遇见,也是一段漫长感情历程的开端。



萧军后来回忆第一次看到萧红:“一张近乎圆形的苍白色的脸幅,有一双特大的闪亮的眼睛,是我认识过的女性中最美丽的人。”

 


萧军决定不惜一切牺牲和代价拯救这个灵魂!同年8月,松花江决堤,萧红因祸得福,逃出旅馆到裴馨园家避难。后送医院待产,因无钱交住院费,萧军用刀子逼着医生救人。孩子生下之后很快就被送人。孩子被抱走时,萧红用被子捂住脸痛哭,“孩子在隔壁睡,他一点都不知道,亲生他的妈妈把自己送给别人了…”

 



/ 短暂的新生 /

 

萧红出院后,与萧军开始新一轮的婚外同居。二人蜗居在旅馆的小房间里,因经济拮据,租不起被褥、吃面包蘸盐、脚冻僵了就用热水暖和。这段被萧红称为“没有青春只有贫困”的生活,竟然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后来被她不厌其烦地记录到小说《商市街》中。同年秋,与萧军同居,生活的贫困,加深了二人相濡以沫的亲密,那段日子,清贫却温暖生动。


“你知道我别无所求,我只想有个安静的环境写写东西。”

 


这次结合,是萧红的一次重生,也正是因为这次重生,民国文坛得以出现一个万众瞩目的“文学洛神”。在萧军的引导下,萧红走上文学创作之路,1933年5月,萧红以悄吟的笔名发表了处女作《弃儿》。1934年,为了躲避日伪特务机关的迫害,二萧来到了青岛。在青岛的不足一年的时光,亦被称作二萧的“精神蜜月期”——他们的创造力非常旺盛,在那座小楼里,两人相继完成了《生死场》和《八月的乡村》的创作。鲁迅先生在阅读完她的《生死场》后评价道:这个时代最有前途的女作家。


然而,萧红的敏感细腻,萧军的粗枝大叶,渐渐在相处中显现出矛盾。



 

/ 情爱破碎 /

 

在二人相恋中,萧军多次移情别恋,却只解释一句:“我爱的是你,和她们不过逢场作戏。”

 

萧红对于爱情的期待是纯粹的,她最想要的是安稳,是依靠,是一份安全感,而这些,萧军都没有给她。

 

可是面对爱人背叛,受伤至深的她,想要离开,又舍不下对萧军的深爱。只是落寞的回应一句:“你不珍惜,迟早会失去。”

 


在感情的挣扎当中,萧红听从鲁迅的建议,远赴日本学习和创作,暂时与萧军分开。可是异乡的春去秋来,并没有抚平萧红内心的伤痕与痛楚。

 

这一边,萧军本性难移,竟与自己好友黄源的妻子、在日本照顾萧红的许粤华坠入爱河,并在事后,觉得自己与许必须结束这段关系,而召回萧红。

 

从日本回国后的萧红,面对爱人和好友的双重背叛,悲痛交加中选择了原谅,继续与萧军在一起。只是萧红的这一片痴情,注定是要落空的。




/ 再入迷途 /


就在二萧矛盾不断升级,两个人在争执不断的同时,另一个男人闯入萧红的生命,他就是端木蕻良。

 



端木尊重、欣赏萧红的作品,毫不掩饰的赞赏她的文学成就,不似萧军,从来都是不加认可的诋毁萧红的作品。面对端木的温柔追随,萧军不可回转的态度越来越让萧红心寒。经过一番犹豫和痛苦,萧红把自己的情感和命运从萧军那里收回,转交给端木蕻良。此时,萧红已经怀上了萧军的孩子。


多年漂泊的萧红,以为选择端木是选择了一份安定与平静,她也曾在婚礼上说:

 

“我对端木没有什么过高的希求,我只想过正常的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没有争吵,没有打闹,没有不忠,没有讥笑,有的只是互相谅解、爱护、体贴。”

 


可事实总不如意,即使只是这样简单的一份心愿,也未能达成。萧军没能给她这种生活,端木也没有。

 

萧红和端木在武汉成婚后,为了躲避日军轰炸,端木留下身怀六甲的萧红,独自逃去了四川,萧红后来独自去往重庆的路上跌倒流产。身体更是每况愈下,情绪也随之愈加阴郁。

 

/ 抱憾而去 /

 

1940年1月,萧红随端木蕻良离开重庆飞抵香港。她在贫病交迫中坚持创作了中篇小说《马伯乐》和长篇小说《呼兰河传》。1942年12月,病情加重的她被送进医院,因庸医误诊而错动喉管手术,不能说话。在她去世前的44天里,是小她6岁的骆宾基陪伴萧红度过了生命最后的时光,端木蕻良基本上没有履行作为丈夫的责任。

 


1942年1月22日,萧红与世长辞,在战火纷飞中,寂寞地离开了人间,享年31岁。临终前,她曾写下“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下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但她仍把《生死场》的版权留给了早已分手的萧军。这,也许是一份遗赠,也许是对两人那段时光的怀念和纪念吧。

 


情到浓时方知苦,缘起缘灭一场空。

 

萧红与男人的关系,其实是她与这世界关系的一个缩影,她不够决绝,不够果断,她老想贴上去,拖延着,赖着,她太贪恋泥淖里的温暖,不肯孤立无援地站在天地之间。

 

我不知道萧红可有类似的体验,是否担心华美的袍上爬满虱子,也许她知道,但她不在乎,她更想要取暖,即使将虱子一道披挂上身。她像忍耐虱子一样,忍耐着世界的冷眼,还装成一派天真模样,仿佛因不谙世事而无从察觉,就可以不受伤害。

 


直到她弥留之际,才脱下了那副天真热情的面容,写道:

 

平生遭尽白眼,身先死,不甘、不甘。她心灵里的寒逼出来,灵魂终于孤单单徘徊于无地。


《四世同堂》+《萧红》大礼包


666大礼包含:《四世同堂》280元演出票*1+《萧红》380元演出票*1+咖啡展票*1+华语原创音乐剧演出票*1(演出场次随机,数量有限,送完即止)


777大礼包含:《四世同堂》480元演出票*1+《萧红》280元演出票*1+咖啡展票*1+华语原创音乐剧演出票*1(演出场次随机,数量有限,送完即止)


时间: 2018.03.01-2018.05.20

场馆: 东方票务

礼包价:666元、777元

(长按二维码购票)




【黎扬娱乐】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搜狐

新浪微博网易号|WiFi钥匙

购票请联系:

杨老师:18301792336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