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约派词人豪放起来,连自己都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0 16:18:3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在词的世界里,分为豪放派和婉约派,豪放派如豪气男子,胸怀激荡、纵论天下。婉约派如温柔女子,浅吟低唱、动人心弦。若这两者一换呢?婉约派如果豪放起来,连自己都怕,不信你来看……


《望海潮·东南形胜》

【宋】柳永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这首词一反柳永惯常的风格,以大开大阖、波澜起伏的笔法,浓墨重彩地铺叙展现了杭州的繁荣、壮丽景象。


据说当时的金主完颜亮,正是由于读完「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后,才兴起了攻打宋朝江山之意。对此,奉旨填词的柳永表示:这个锅我背不动啊~

《渔歌子二首》

【五代】李煜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李煜的《渔歌子》浅白如话,其情调悠扬轻松。又是阳春三月时,桃花流水暖风丝。归来唱个渔歌子,月里嫦娥听得痴。


李煜可能是真心觉得,当个渔夫都比当皇帝好。一边钓鱼一边喝酒,不用操心家国天下,这多爽呀~

《破阵子》

【五代】李煜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

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

垂泪对宫娥。


上首词刚说完李煜不想当皇帝,这下想当也当不上了,这首《破阵子》就是李煜降宋之际的词作。


上片写南唐曾有的繁华,抒发自责与悔恨。下片写国破。拜别祖先的那天,匆忙之中,听到教坊里演奏别离的曲子,又增伤感,泪流满面也情有可原啊~

《浣溪沙·小兀喇》

【清】纳兰性德


桦屋鱼衣柳作城,蛟龙鳞动浪花腥,

飞扬应逐海东青。


犹记当年军垒迹,不知何处梵钟声,

莫将兴废话分明。


都说我们的纳兰是情圣中的情圣,但他也有豪放之时,这首词就是一个典范。词的上片描绘小兀喇的特异景色和风俗民情,下片则转为抒兴亡之叹。


小乌喇一带曾是纳兰家族的领地,诗人到此不能太联想起当年叶赫部被爱新觉罗部族灭的往事,故其结句所表达的是一种深隐的感慨。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宋】辛弃疾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论怀古诗,辛弃疾可以算是一绝,这首诗可谓家喻户晓。但辛弃疾此时的想法应该是:哥可是豪放派的代表!咋还成婉约派中的豪放派了?


诗词君想说,稼轩兄大概是忘了「灯火阑珊处」的伊人了,哈哈哈~

《念奴娇·赤壁怀古》

【宋】苏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苏轼表示:辛弃疾的怀古诗一绝?那哥的咋样儿?另外,稼轩都算婉约派中的豪放了,东坡也得来呀~


诗词君表示:超级大V苏东坡先生,您到哪都是超级VIP~

《西河·金陵怀古》

【宋】周邦彦


佳丽地,南朝盛事谁记。

山围故国绕清江,髻鬓对起。

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


断崖树,犹倒倚。莫愁艇子曾系。

空余旧迹郁苍苍,雾沈半垒。

夜深月过女墙来,赏心东望淮水。


酒旗戏鼓甚处市。想依稀、王谢邻里。

燕子不知何世。入寻常、巷陌人家,

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


周邦彦属于婉约词人里比较敬业的那种,所以好不容易想写一首豪放的,竟然也用了慢词的词牌,还是比较罕见的三叠结构。周邦彦内心:反正也是写,那我就写长点。

《夏日绝句》

【宋】李清照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