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id】别等到一千年以后【2852vc】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10 16:46: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comfortable as any modern copy if not more so, and that M. Chatelard was undoubtedly an entertaining companion. He had seen curious things on


密集的投石機絞盤拉動聲讓整個提爾堡城壁就像一個喧雜的露天作坊,幾千人擁擠在一起,上百輛投石機因為拉動發出劇烈的咯吱聲。 滾動石彈的聲音讓整個城壁都在微微顫動,這次提爾人集結了3百多輛投石機,其中有一半都設置在城頭和兩側投石塔

密集的落石從提爾堡上砸下來。 讓前進的薩摩爾軍陣遭到不小的阻礙。 因為提爾堡的基座是個斜坡丘陵道,上面拋射而下的石塊比普通投石機要遠很多,這事先沒有準備的讓薩摩爾軍遭到了一些損失,

一個前突中隊的2百名重裝攻城兵被雨點般的石塊砸中,身上臉上血肉模糊,盾牌被砸的變形,麻花一樣扭曲成一團。 高大的樓車木質的基架在紛飛的石雨中發出咯吱的響聲,一輛輛樓車猶如暴雨中飛舞的蒲公英,

「啪啪」。 一顆碩大異常的石塊帶著呼嘯聲,砸中了一輛樓車的兩根主支架,碎石夾雜著木屑橫飛。 像雨點一樣從高處落下,落得下面的士兵紛紛舉盾格擋,人腰粗的主支架在連續幾次這樣的撞擊後,發出沉悶的裂開的響動」樓車像一個巨人轟然砸向下面的軍陣,引起一片混亂

「命令步兵停止推進」。 胖子臉色冰冷,打仗死人是常事,耳是沒想到提爾人的抵抗意志竟然這樣強,在經過2個小時的炮擊後,還能組織起如此規模的反擊,看來聯軍在驅趕難民時的狠辣手段讓難民們對聯軍恨之入骨。 連帶對薩摩爾軍也恨上了,

這次因為時間倉促,只攜帶了十幾輛樓車,照這樣密集的投石。 不要說攻城,只怕連城牆都靠不近;可是此戰已無緩和的餘地,既然難民對薩摩爾軍已無好感,那不如放開手大幹一場

「命令雷神旗團準備! 我就不信。 為門雷神轟不開提爾堡的城壁! 」胖子臉色冰冷的轉過身來。 向身後的傳令兵命令道。

身後重型雷神的炮膛還冒著白色的水蒸氣,炮手們正在忙碌的清理膛底殘留的火藥,這次胖子自己親自站在了雷神邊上,死亡的薩摩爾士兵像一道鞭子抽打著胖子的憤怒。 既然不降,那就讓你來個玉石俱焚。

本來放在後面壓陣的一百三十門晰雷神被推上了距離提爾堡還有勁米的前沿軍陣,輔助的攻城輻重兵迅速在雷神後面的支架位置挖出了一條阻隔坑,

這是雷神炮射擊前的基本操作。 沒有後面堅固的隔離帶,雷神的巨大後座力沒准會讓雷神自己從尾部跳起來,以前出現的幾次炸膛大部分都是這個原因。

炮彈從托運馬車上卸下來,在雷神邊上對壘起一座小山,炮擊手的火把發出吱吱的聲音,整個軍陣一片寂靜,只能聽見呼呼的風聲

「目標東南十三度,提爾堡右側城壁」。 軍團傳令官手裡揮舞著軍團指揮旗,胯下高大的蘇泊爾馬蹄翻再起前面的黑色泥土,從一字排開的雷神佇列前疾奔而過,根據命令。 跑擊手們開始抬起炮架,緩緩移動

雷神黑洞洞的炮口齊齊轉向西側的城壁,那是提爾堡的一個低矮轉角。 不遠處是已經被炸塌了的圓柱輔堡,城壁的上端還聳立著兩座大型箭塔,

流水孱孱的護城河打著轉從那裡流過,數塊碩大的大石盤踞在河道中間,阻礙了河水的流暢,讓原本就不寬敞的護城河道顯得格外狹窄,甚至讓人懷疑就是跳著岩石也能跳過去

胖子選擇這裡,就是考慮到這裡河道最窄,完全可以炸塌城壁,讓碎石覆蓋河道,直接跨越護城河。 為前進的步兵枰開一個缺口。 剛才雷神開炮時,因為距離過遠。 只能看見一卷卷冒出的濃煙,雷神的真正面目反而沒人看清,現在看見薩摩爾軍前沿突然出現的古怪武器。 提爾人議論紛紛,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也能從那一個個充滿危險味道的黑洞洞炮口,感到一絲令人難以言語的寒意

「快! 快去東側,薩摩爾人耍從那裡攻擊! 」城頭上的提爾人分出一部分迅速往東端城牆跑來,提爾人也不傻,這裡是提爾堡,是他們自己的地盤,東端河道是提爾堡最大的弱點,所以才專門在那裡設置了兩個堅固的箭塔,不過現在看來薩摩爾軍明顯是準備從東側發動攻擊,可惜他們不知道, 他們正在跑向地獄!

「裝彈」。 各隊的小隊長奮力的大喊道,裝彈手迅速把炮彈塞進炮膛。 每三門雷神設置一名小隊長。 每十二門設為一個中隊,因刀川卜認為二門雷神才好可... 組成個、射擊佇列,十二門雷哪甘刀擔任一般的小型攻擊或防守任務

「毒隆隆。 」。

巨大的爆炸聲讓地面劇烈的顫抖了一下,炮輪甚至都被抬了起來,在泥土地上留下深深的車轍痕,一陣密集的白色煙霧從炮兵陣地冒了出來,死亡的火光從炮膛噴射而出,上百門雷神的強大聲響讓整個天地都轟然回蕩,腳下的大地在劇烈的顫抖。

胖子看見東側的提爾堡城壁上綻開一朵朵黑色的煙柱,濃煙夾雜著火焰從裡邊濺射,碎石雨點般射出,兩座箭塔在爆炸中坍塌,一座被掀翻了頂棚,另一座沖基座開始偏斜成兩半

「轟隆隆」薩摩爾軍後面的高崗上響起工陣更加猛烈的雷神轟擊,這是已經完成清理的重型雷神的炮擊。 在提爾人耳中這是死神的咆哮,在薩摩爾士兵耳中這是天使之音。

「薩摩爾萬歲! 薩摩爾萬歲! 「聽見這些大傢伙再次開始怒吼,下面的薩摩爾士兵發出震天的喊聲,更加巨大的黑色煙柱在城頭上騰空而起,明滅的火光籠罩在趕往東端支援的提爾人頭上,血肉橫飛,胖子看見往往一團黑煙過後,整個城壁都被熏黑,斷裂的四肢和傷兵躺滿一地, 無數地磚頭雜物和人員地屍體從城頭上掉落進冰冷的河水。 濺起一道道白色的水柱,就像躍動的鋼琴音符,那是地獄的死亡之音

城壁上的提爾人就像被翻窩的螞蟻,亂糟糟的四處亂竄,一團團劇烈的火焰驅趕著他們,那是重型雷神專用的20型燃油拋射彈,無數的黑點帶著火焰和淒厲的喊聲從城頭上跳下護城河,只為了尋求早點結束烈焰焚燒的痛苦

「啪啪! 「一陣響徹整個戰場的巨大崩塌聲! 轟擊提爾城牆上地相同區域地時候原來出現粉末地的方被炸開了一個明顯地缺口

在無數爆炸的光焰中這個缺口越來越大最終演變成了無可修補地大缺口數道巨大的裂痕出現在城壁上。 就像一道黑色的藤蔓攀附在上面

缺口上面地城牆被完全地炸塌了數百名躲藏在城牆裡面地提爾士兵隨著炮彈地硝煙和坍塌的城壁瞬間灰飛煙滅屍骨隨著無數的碎石泥塊掉下護城河,這可怕的場面震驚了戰場雙方「突擊! 」等候已經的薩摩爾步兵一聲大喊,手裡舉著人高的大盾牌沖向坍塌的碎石堆缺口,最前沿的士兵毫不猶豫的跳下幾乎沒頂的冰冷河水,用手中的攻城大盾牌在岩石和碎石間搭起了一道橋樑,

炮彈帶著呼嘯聲從他們頭上越過城牆,明滅的火焰和黑色的姐柱不斷在他們頭上出現,提爾人的弓箭手被炸的七零八落,零星的射擊完全無法阻礙下方洶湧的人潮,薩摩爾重裝步兵的盾牌于前來堵口子的提爾重裝步兵撞在了一起, 紅眼的雙方像野獸一樣扭打在一起。 狹窄的空間讓他們用上了所有能夠用上的武器。 包括牙齒,兩邊的嘶喊聲響徹天地,這是生與死的搏殺,沒有憐憫,只有更恨,更絕

「噗噗! 」的悶響聲不絕於耳。 不斷有提爾兵圓睜著憋屈的眼神倒下。 胸口帶著一絲噴血的細洞,這是薩摩爾重裝攻城團的傑作,手中的短小三蔫破甲刺讓他們在這種混亂的近戰中如魚得水,大盾牌之間的間隙,是這種尖刺武器最好的突入點,

卑鄙,無恥,一切為了薩摩爾的榮耀,是這支光榮部隊的傳統,他們是薩摩爾攻城部隊裡的傳奇,從獵鷹領地到北王國北方,他們是經歷過無數次生與死的搏殺,他們都是近身格鬥的大師,毫無防備的提爾人在這支部隊面前如同被刺穿的河堤

越來越多的薩摩爾士兵從缺口湧了進來,提爾人不得不退入身後的提爾城,與薩摩爾軍打起了難纏的巷戰

為了抵抗薩摩爾軍的入侵,整個提爾城幾乎被提爾人改成一個個小型的戰場要塞,每一條街道的幾個大型房屋頂上都設置了投石機,房屋四周的牆壁全部都改成了光滑的牆面,只有最後面的那一間房子開了一個入口,

全城的人都被動員起來,長矛和農具同在,提爾弓箭手不斷站在房頂上射擊,農民從房頂上扔石塊。 這讓突進城市的薩摩爾軍受到了不少損失,一千多名士兵被淹沒在這些錯中複雜的街道中,直到長弓部隊的投入,才讓薩摩爾軍在城內穩住陣腳

昨天去鄉下接老婆去了,不要意思啊!!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