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是VC和PE的丰收年,哪些投资机构赚得盆满钵满?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5 16:01: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资本大时代,对基金管理公司而言,融、投、退是三项主职工作。2017年,IPO市场有很多并购退出,各家基金管理公司都交出了非常亮眼的IPO成绩单,其中2家以上IPO的机构就有80多家。今年可谓是丰收的一年,丰收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12月5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指导的“2017中国创新资本年会”在北京举行。会上,在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辉的主持下,基石资本管理合伙人陶涛,达晨创投合伙人齐慎,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梁隽樟,深创投华北部执行总经理周军,德同资本合伙人、北京总经理许谦,金葵花资本副总裁戚博轩等创投大咖进行圆桌对话,共同探讨了资本“大”时代下的大基金、大退出和大变局。


1
2017年投资机构交出的亮瞎眼的IPO成绩单

基石资本管理合伙人陶涛

作为国内一家本土的PE投资机构,基石资本目前累计管理近400多亿基金规模,涵盖的产业主要是TMT、科技、传媒、消费品以及健康领域。投资的阶段从VC到PE投资,到并购投资都有涵盖。今年的退出成绩是“331”,即“3个IPO”。3个是通过股权出售退出,1个是通过换股到一家上市公司。虽然家数不多,一共只有7家,但是占到我们在手企业,不含退出企业的10%量级。我们累计投了110家企业,到现在将近50家企业,包括今年在内的近50家企业。

达晨创投合伙人齐慎

今年是所有PE和VC行业是大年,得益于中国资本市场IPO审核的加快。今年我们这个大年收获17家IPO,包括360机构上市,芒果TV快乐购的上市,并购退出也有5家,今年确实是不错的年份。

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梁隽樟

梁隽樟:昆仲资本是一家相对比较年轻的基金,去年刚成立的一家风险投资基金,专注于早期TMT和消费升级领域。主要投资的阶段偏早期会多一点,我们也在后期做了一点布局。目前刚投一年时间,两个项目在IPO过程里,我们这个团队之前其他机构投的项目,陆陆续续也在退出,包括有三四个并购,有两三个IPO过会。

深创投华北部执行总经理周军

周军:深创投集团是国内本土最早的创投机构之一,1999年成立。投资基本上是全方位创投的投资模式,我们在行业这一块基本上是国家战略新兴的七个行业全部都涉足。在投资阶段是早、中、晚期布局。目前深创投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了创投领域的一个创投业务为主的大公司,我们现在除了创投的直投以外,还管理很多大型的政府母基金、公募基金,以及其他各种类型的专业化基金。目前基金的总规模达到2100亿。19年的投资一共投了800家企业,上市的总数是134个,在国内投资机构里是最多的。

当然,今年是一个大年,目前为止我们IPO的项目是19个,通过上市公司并购退出的是3个,总数目前是22个,在国内的投资机构里也是数量最多的。目前,还有4家在证监会已经通过了发审,可能已经有一两家拿到了挂牌的批文。也许我们今年的IPO总数会从19家变到20家或者21家,会超过我们上一个大年。2010年的时候,深创投那一年创了记录,有26家上市,其中在国内IPO一共是20家,所以说在今年应该是会至少追平2010年的大年记录。

德同资本合伙人、北京总经理许谦

许谦:德同资本是一家本土的机构,有美元有人民币,折合成基金的话超过100亿人民币。今年到目前为止有4个IPO,德同去年有7个,在行业里应该排名第一,但是今年可能有IPO退出的,也有一些并购,大概10家左右。所以,这方面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德同的投资方向主要是三个大的方向:第一个是医疗健康,第二是TMT和大消费,第三个是高端制造和环保领域。

金葵花资本副总裁戚博轩

戚博轩:金葵花资本成立时间也不是特别长,大概成立三年左右的时间,但是发展速度还是比较快,我们现在直接投资加上基金的总规模在100亿人民币左右。金葵花资本关注的行业主要是一些新兴的行业,比如医疗大健康,信息技术,高端制造等行业。至于投资的项目,应该还是以后期PE类为主。从退出的角度来说,金葵花成立时间还是比较短,目前有数个项目还在IPO排队当中,还没有审核的结果。另外,我们有一个项目是实现了海外资本市场的IPO退出。一个海外基金投资的项目,在投资半年之后被一个国际巨头以差不多年化收益200%+的收益退出了。整体来说,投资收益,或者说业绩今年整体还是不错的。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辉

刘泽辉:君联资本是联想控股旗下独立的投资机构,也是国内第一批从事私募股权投资,成立于2001年,今年17岁,明年是成人礼。我们现在管理的规模是超过350亿人民币,这里包括美元和人民币基金,现在覆盖的领域包括文化娱乐、体育消费方面,还有一个综合基金,以及一个医疗基金。实际上,我们现在是在君联统一的品牌下有三只平行的专业基金。今年君联应该说是历史上第二大年,包括IPO和借壳上市,不到9家,也覆盖了全球的资本市场。2017年对大家来讲都是非常值得纪念,也是对我们过去辛苦给大家非常好的回报。


2
各大基金管理公司如何成功退出?

对基金管理公司来说,如何成功“退出”,不仅是LP每天的殷切期待,更关系基金管理公司自身业绩,关系到管理公司每一个人的激励。从更高层次看,无论是IPO,还是成功退出,都意味着和投资企业的开花结果。那么,各家基金管理公司又是如何按照自己的节奏,成功退出的呢?

齐慎:达晨创投2000年创建以来,有18年了,过去我们一直坚持做投资策略,相对更专注于做中国资本市场的机会。我们重点耕耘的是中国本土的创新企业,如何跟中国资本市场对接?第一个会跟中国资本市场审核理念,包括每一些变化会有更深刻的理解。第二个,我们同时也会帮助跟中国资本市场对接的企业提供专业的、相应的对接经验和服务,这可能是过去我们一直在做的。

结合今年并购的6家,这只是我们过去投的众多案例,在这个节点,我们不会去理会中国资本市场的形势变化,我们会看好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每年持续推进企业IPO的申报,保持20家或者20家以上的企业,目前在中国投资了40家企业。并且,我们的投资理念,相对会在成长期布局,经过几年的培育之后,促使符合中国资本市场的标准。我们每年都会有项目的储备,每年都会有项目成熟之后去推动申报,这是第一点。

第二个方面,从我们目前退出投资时间2011年到2013年投资的布局,我们并不是赶IPO的机会,而是过去已经做了布局,当然这个阶段已经符合资本市场各方面要求的,所以我觉得并不是说去赶IPO市场节点,在这个节点投机会。第一个获客成本比较贵,第二给你的机会把握并不是那么精准。第三,任何一个企业会有专业的机构给他专业的资源服务能力,前期我们有很多专业资源对接,包括中介,或者过去IPO上市经验的对接,推动投资企业顺利地跟资本对接。

可以看到,过去我们的收益高的项目,我们投资周期比较长的项目,投资要有耐心。我们2009年投资的尚品宅配,今年IPO成功是第8年,这个项目2009年到现在8年时间带来的回报70倍,投资还是要长期的,耐心的。找好行业的选手陪着它一块成长,当它成熟之后跟资本市场对接一定会获得相应丰厚的回报。盘点过去,真正收益回报高的不是追求舶来品,而是早期成长期我们去重仓,或者沉淀持有这些优秀公司。

陶涛:如果盘点今年的成绩单可以看到三个IPO,每一个差不多2倍,一个5倍,一个20倍的回报。大家认为叫“退出”,是新一轮的服务刚刚开始,我们基石资本擅长一方面帮助投资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一方面也擅长帮助它们在上市以后,通过持续的并购、扩张,来提升自己,扩大市值,这一点我们也积累了大量的案例。在整个的基石打法叫“集中投资”,这样的机构虽然有400多亿的管理规模,但基石团队如果能够同时覆盖60到100家企业已经是我们的极限,如果到400家企业,或者是更多企业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对投资的企业提供精准有效的服务。

所以我们还是秉承投资小而精,每年虽然退出的案例不是那么多,但是对我们整个的投资组合的占比是非常大,我们单个项目大多数是最大的财务投资人,这种情况下能够更深入参与到企业的战略方向探讨,以及给企业价值增值的过程中。这样,我们本身随着企业的成长,也加深了对行业的理解和对这个产业的影响力。

在企业退出以后,往往可以跟这个企业又重新开始新的一轮,有的企业家成为我们的投资人,有的企业家跟我们一起在新的门类里进行产业上的合作和布局。这样的打法我们认为是一个有效的,能够帮助投资人获得最高收益的方法。

周军:2010年和2017年这两个大年,其实背后也没有什么机构投资策略上来讲造成的特殊制造大年的现象。我们从投资讲,这么多年一直是一个比较常态的投资。深创投如果说跟别的基金不太一样,我们之前是公司制的基金,从2005年之前没有退出渠道的时候,2008年经济危机的时候,2010年以后有两三年停发的时候,对我们公司来说在投资这一块是有一定影响的。但是我们基本上保证了一个比较均匀的投资布局的态势。所以说才会出现2010年创业板出来的时候一下上了20几家,到了今年才会有这样的现象。

当然,达晨跟我们公司的整个情况是非常类似的,这也反映了中国创投普遍的投资模式。今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基本上是2010年,2011年投的,大多数是这样。深创投今年退出不一样的地方在哪呢?今年有两个比较重要的两个项目,第一个是我们投资的中曼石油。它的特点在哪呢?这个项目本土创投在2009年,2008年投资的时候投资规模都比较小,基本上单个项目的投资额都是大概在三五千万的规模。那个时候我们公司投资很独特的项目,这个项目投资额比较大,一两个亿,今年顺利上市了,回报的倍数非常高,20几倍、30倍的回报,这是很特殊的案例。

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案例,就是上个月刚发的中新赛克,我们作为创投的模式投资的,但是因为这个项目的来源比较特殊,这个项目今年顺利在中小板实现了,这个对我们公司来说是在我们投资和退出方面,对公司的策略影响不好评价,只能说目前来讲对公司是非常有特殊意义的案例。

梁隽樟:我们昆仲资本本身是相对年轻的基金,但我们团队过往合作挺长时间了,特别是几个核心的创始人,合作长的超过十年的时间,互相之间比较了解。过往经历过传统的PE、VC机构,或者在跟国有资本金合作的平台上,也经历了不同形式的投资平台,我们对投资本身有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一些理念,这个反映在整个组织架构到激励,到投资策略上,我们都希望能够经过这么长时间以后,能够有更自主独立的平台,去实现投资的理念和理想。

回到目前的定位,我们看到现在整个中国股权投资的市场应该说竞争激烈,往后走作为新的平台来看还是需要找到适合自己去做的事情,突出差异化、专业化,在我们擅长的边界范围内去把这个事情做的更深入。所以比较有选择性的,我们定义投资方向,比如机构创新的应用,像消费升级领域我们特别擅长的。我们自己看过所有的项目,大概60%到70%是自己去发掘的,有一些是之前投过的项目再接着投的,10%出头。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把最大的项目能够抓在自己主动的去找到的出发点上。

另外,对于这些项目我们也希望能够去项目里起到更积极主动的作用。我们希望也是在投资项目里是战斗力第一,或者是第二的机构。这样我们在投后可以跟创业者和创业团队有非常深入的互动,给他们提供更多的价值。短期来看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从长期来看会有非常好的回报,这个在过往每个人在之前机构投资都反映出来,这个是我非常同意前面几位同行的说法,作为一个希望去建立一个长期持续发展的投资机构,必须得是保持一个相对理性,不能是太投机的心态,还是要抱着稳健的理念去做。

许谦:德同最早是做美元基金,整个激励机制更多的是参照美元基金会更多一些。

戚博轩:我们倒没有做过单独的考核和业绩分享的研究,还是主要参照目前主流机构的一些做法,核心的是绑定投资人员的利益。大家有收益了会共享,激励他们在市场上找一些比较优质的一些项目。

现在投资项目不能心急,投资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是一场马拉松,先胖不算胖。大家一定要把心定下来,激励这个事情实际上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们主要还是参考市场上的行为去制定整个的激励制度。

---END---

*本文来源善缘街0号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善缘街0号立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