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多岁老头逼迫同村少女跟其结婚,只因少女小时候的一句玩笑话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6 06:42: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河边

李家村已经连续放晴将近一个月了,太阳火辣辣地晒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庄家被晒得蔫儿哒哒的,眼看着就要造成旱灾,村子里的人也跟着蔫儿了气。

“娘耶,这鬼天气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河边,天色已经暗下来,张威被热得够呛,把衣服随手一脱,一头猛扎进水里,被冷水包围的瞬间舒爽不已。

“你慢点走,别拉着我……别被人给看见了,影响不好……”一道女人的声音传来,张威瞬间辨认出这是村子里有名的“寡妇”柳依,听名字就是个很温柔美丽的女人,只可惜她生来命太硬,一出生就没爹没娘,奶奶嫌她克人,早早让她嫁给李大锤。

说是嫁,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那根本是卖孙女,那老家伙得了一笔钱之后就搬到镇上去了,就当家里没有柳依这个人。偏偏柳依刚嫁过来家里那位就在镇上的工地上出了事故,把命给摔没了,原本幸福惬意的家庭随着李大锤的死破碎了。

村子范围小,兜不住事儿,柳依命格太硬这事儿没两天就在村子里传开了,村民都说可怜柳依年纪轻轻就守活寡,但也有人背地里指责她天煞孤星还要跑过来祸害别人,要把她赶出李家村,柳依就权当没听见一心照顾李大锤年迈的父亲,在李家村待着没走。

这一晃十几年时间过去了,如今柳依已经三十好几,看起来成熟了不少,村子里觊觎她的人也不在少数,当然,张威也是其中一个。柳依不但长得漂亮,身材也是倍儿棒,张威是个健全的男人,无奈家徒四壁也没人瞧得上他,活活单身二十年还是个处,每每一想到自己有位这么漂亮的邻居,某个地方就会忍不住翘起来。

大晚上的,她跟谁说话?

张威游到声音传来的地方,悄悄打量岸上的情况。

一看不要紧,他吓得差点浑身一哆嗦,眼前的画面直叫人血脉喷张,只见柳依被一个男人压在树上,两人的身体紧紧靠在一起,柳依的衣服已经被掀起来露出细腰,白花花的肉闪到了张威的眼睛——这娘们儿的皮肤可真白,摸起来肯定很滑很舒服!

“怕什么,没人会发现咱们的,乖乖配合点,以后村里的补助你都不想要了?只要我一句话,你们家贫困户就会被销户,到时候你还从哪里得到钱过日子,靠那个李大锤半死不活的爹?”趴在她身上的是李家村的村长,说话的时候抓着她胸前的两团白肉,猥琐威胁。

张威明白了,李寡妇家里困难,村里的补助名额有限,村长老头早就盯上了她,就借着这次镇上分发补助的事儿威胁她,玩一玩她之后高兴了,就把钱给她。妈的,这个老禽兽,比柳依大了二十来岁不说,女儿今年也订婚了,他还有心情出来玩别人,也不嫌损自己阴德。

骂归骂,张威心里更多的还是羡慕,毕竟村里像柳依这样的美女可不多,要是自己有机会,也要把她压着好好弄一顿。

他本来就是个被人收养的孤儿,收养他的老大爷是村里的老实人日子过得清贫,他也跟着过得落魄,前两年老大爷去世,他就一个人住在村口的土墙房里,平时除了重点东西糊口也无所事事,没事儿就躲在李大锤院子外面趁她洗澡的时候偷看,饱饱眼福过个干瘾。

可怜那个李大锤,家里放着这么一漂亮媳妇儿,看得到玩不到该有多着急。

“村长你的意思我知道,但是咱们家里的情况你也明白,这过两天村里修路又要花钱,咱爹的药费也该结算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好妹子,你说的我当然知道,我这不是来跟你好好商量商量吗?”说着,村长已经将手顺着她露出来的细腰滑了进去,“你看我是不是对你很照顾,别人就是想找我要这个机会,我还要先考虑考虑她够不够格,我这是为你好。”

听了这话,柳依既是高兴又觉得自己很悲哀,她以前也上过几天学,思想比一般的农妇稍微先进一点,不甘心自己一辈子就这么被困住,可是要她拿钱又拿不出来,要是再失去补助,那不是更揭不开锅。

就算她不吃不喝,家里还有年迈的公公等着。

村长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她心里清楚得很,脸也红透了,眼中闪着点点泪光,看起来楚楚可怜:“就不能有别的法子吗?”她这一眼非但没让村长打消邪恶的念头,反而激起了他的欲望,柳依那浑身散发的成熟的女人气息足够勾走村长的魂。

“咱们既不沾亲带故,我又看不上你家里什么东西,你说说你除了把自己献出来,还能拿什么东西讨好我?”村长嘿嘿一笑,干瘦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胸口,好家伙,这女人身材不是一般的丰满,腰细得跟柴火一样,没想到胸前的两坨肥肉这么大一堆,一只手根本握不住。

被人抓住了大白兔,柳依顿时没了力气,斜斜靠在村长身上,不自觉地溢出一声低吟。

妈的,这女人太勾人了!

张威感觉自己快要被这一声低吟给叫得流鼻血了,下面更是亢奋不已。

“可是我们这样要是被人瞧见了该怎么办?”柳依的伦理观还不允许她做出这种事情来,但是身体的反应要真实很多,下面早已骚动起来。

“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了,不仅是这一年的补助,以后但凡是村里需要交钱的地方你都不用担心,我给你垫了,回头我跟卫生所打个招呼,李大锤的药钱你也不用担心。我一下给你解决这么多问题,你还不想要这些好处我也没办法。”

村长作势要推开她,明知道她不可能会拒绝,就故意让她着急。

“这……我要是不想要,又怎么会答应你到这里来,我只是担心有人经过。”果然,柳依抓住了村长的手,按在自己身体上面。

柳依被他胡乱摸了一通,多年无人照顾的身体早就双腿颤抖,软绵绵地靠在村长身上舍不得他走。其实她期盼这事儿也有段时间了,她又正好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怎么会不想跟人试试那事儿。

第2章 受到惊吓的寡妇

村子里藏不住秘密,碍于脸面和流言蜚语,她不敢主动出来找人只好自己忍着,偶尔自己动手败败火,或者让家里那位不行的人帮帮忙摸一摸自己,可是终究不能做到最后一步,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于是当村长主动威胁的时候她心里还松了口气再加上可以得到补助费,她便早早过来赴约。

“早这么配合不就好了,浪费咱们这么宝贵的时间,快点把奶罩给取了!”说着,村长扑上去把她的裤子给扯了下来,露出下面的美好风光,白花花的嫩肉在月光下散发着勾人的气息。

“啪”的一声,是村长一巴掌打在她的白腚上,那肥美的地方抖了抖,让偷看的张威忍不住跟着咽了咽口水,羡慕当村长还可以有这种好处。

“啧啧啧,身材太他么好了,简直便宜了这个老家伙。”即使是泡在冰冷的河水里面,张威的身体还是跟着眼前的画面燥热起来,他摁了摁身下激动的小兄弟,“没出息,光是看看就硬了,早晚让你试试女人的滋味!”

那边柳依被打得又羞耻又激动,下面早就湿了,用白嫩的身体往村长怀里蹭了蹭:“快点吧,别被人瞧见了。”

这事儿急不得,村长经验丰富知道柳依这种守了几年活寡的女人看起来矜持其实心里早就饥渴到不行了,要是这次可以给她一点甜头,下次再约才不难,他在她身上磨磨蹭蹭感觉李寡妇已经情动还故意说:“你说你把我伺候高兴了,以后村里有什么好事我第一个就交到你手里,咱们皆大欢喜不是。”

“你的意思我明白,那就快来吧……”李寡妇的声音带上了几分媚意,又担心又期待,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待会儿该有人过路了。”

“好妹子,哥这就来!”看她已经耐不住了,村长也不再废话,立即脱下裤子提枪上阵。

似有若无的嗯嗯声从柳依嘴里传出来,那柔媚的嗓音仿佛掐得出水来,张威抑制不住下半身的变化,索性不去管它了,全神贯注地看着眼前香艳的一面,心里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找个漂亮媳妇儿真刀真枪来一次。

张威的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只听见村长前一秒还疯狂抖动的屁股很快伴随着一声轻吼停止了运动。

“不是吧,这就完事儿了?”看来村长还是年纪大了,在这方面心有余而力不足。张威暗自吐槽村长费这么大劲就为了这两分钟快活。

柳依正激动的时候,村长忽然一个挺身交代了,趴在她的身上喘着粗气,刚被勾起的火气得不到发泄,趴在树干上傻眼了,下面堵着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滑了出去,她舍不得地抖了抖还是没能够将其留住,一股春情被吊在半道上不上不下,令人难受。

村长并不知道她的真实感受,还觉得自己多了不起,心满意足地拍了拍她的屁股顺道在上面摸了摸,一边把裤子给提上一边说:“好妹子,咱们这事儿就说定了,修路的钱我帮你垫了,你呀,以后也不要忘了哥哥我的恩情,知道吗?”

柳依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别扭地抓起自己的裤子,双腿交叠在一起,看起来还没有得到满足。

也对,就那么几下,怎么可能让她满足得了。张威在心里嗤笑一声。

“对了,明天有个资料需要你填一下,按个手印,你中午来村办公室找我。”村长已经把蔫儿了的东西塞进裤子里,准备离开。

说是去填资料,其实还是找个机会再占一次柳依的便宜而已,村长这个老色鬼一脸猥琐样,果然心思也坏到了一定程度,得逞一次还不满足,又威胁柳依去找他。

很显然,要是柳依拒绝,他又会反悔,假装之前的话都没说过,于是柳依愣了会儿,还是点点头:“好,村长你快走吧,别被人看见了。”

啧啧啧,这个时候来担心被人发现,其实早就被本大爷给看到了!张威得意地想。

“我先去洗把手,别给我家那娘们儿给发现了。”说着,村长朝河边走来。

眼看着就要被发现,吓得张威不敢有大动作,只好深吸一口气把整个人埋进了水里,村长的手就从他面前划过,幸好他简单洗了洗手就走了,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张威在水里等了很久才探出头来,毕竟在封闭的小山村里面,村长就是一手遮天的“帝王”,随时都能把他这个捡来的人被赶出去。

确定村长已经走了,张威才偷偷摸摸从水里钻出来,觉得刚刚柳依那娘们儿肯定没有尽兴,要是自己现在过去,指不定还能捡漏跟她来一发。

果然,张威看到柳依靠在树边,表情还有点迷离,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悄悄把一只手放到了自己胸上,另一只手则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整理自己的衣服,看起来像是在故意诱惑张威一样,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场。

卧槽,这刺激!

眼睁睁看着一位成熟美女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张威下面刚刚被村长给吓到冷静下来的小兄弟立即雄赳赳气昂昂地站了起来,因为他的短裤已经打湿了,这会儿从水里出来,紧紧贴在大腿根,箍着那里怪难受。

不能就这么委屈了自己,张威弯着腰上岸,准备往柳依身边靠近。

“汪汪汪!”

“啊!”

柳依被突如其来的狗叫声吓了一跳,顿时羞耻心作祟,迅速把外衣整理好,小跑着离开。

诶,别跑啊,老子还没爽到。

谁家的死狗,早不叫晚不叫,这个时候冒个泡,这不是故意跟他作对吗。张威懊恼不已,捡起柳依掉在地上的奶罩遗憾地闻了闻,似乎还能够闻到上面淡淡的奶香味儿:这骚娘们儿,老子早晚上了她!

虽然很遗憾,但张威捏着柳依的内衣还是挺满足的,回想着柳依刚刚的妩媚模样,那修长丰满的身材,仿佛闪着光的白皮肤,还有那勾人的娇喘声,把东西盖在了翘起来的那处

第3章 偷内衣的

不能弄到柳依本人,能够用她贴身的东西消消火似乎也不错。

靠着脑海中的回忆,张威手里的速度越来越快,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动和热血,就在他快要达到顶峰的时候,有一人一狗已经靠近了他。

“二栓子,大晚上的你在干嘛呢!”一道沙哑粗犷的声音传来,害得正在尽情发挥的张威差点就这么交代了,要换成受不得惊吓的人,非要被吓得举不起来不可。

卧槽!

这一晚上一阵儿一阵儿的,感觉要短命了。

说话的人已经在靠近了,伴随着狼狗激烈的叫声,不用想也知道她是谁,李家村里能够这嗓音又喜欢牵着自家狼狗到处招摇的除了住在李家村河边那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郭春花之外,也不可能是别人了。

别的不说,就郭春花这一口粗嗓子,张威就很肯定自己没认错人,其实郭春花长得不算丑,身材也还行,而且家里算是咱们村子里面比较有钱的那种,住的都是二层楼房,还能养得起饭量比两个人还大的狼狗,之所以二十七八了还嫁不出去,还是因为她太豪爽了。

打小她就喜欢跟男的一起疯,把嗓子弄嘶哑了不说,再加上家里人对她比较溺爱,导致她性格大大咧咧,一点女孩子的娇羞也没有,村子里的人都悄悄给她起了个“男人婆”的外号,给她说了几门亲事都被对方给拒绝了。

有几个隔壁村里的人不知道情况,被蒙在鼓里带过来相亲,一听她说话就立马表示不行,张威表示十分理解,想想以后要是结婚了,别人在床上都是轻柔的妩媚的声音,换成男人婆,指不定跟破铜烂铁一样乱折磨耳朵,男人的嗓子都没她粗,肯定做起来也没劲。

他抬起头,果然对上了郭春花的脸,他赶紧把柳依的内衣随手一扔,不确定对方有没有看到什么,一时间有点尴尬:“咳咳……春花妹子,你怎么来了啊……那啥,晚上走夜路不好,你一个大姑娘就别在外面晃悠了。”

“汪汪汪!”郭春花家的狼狗长得高大威猛,叫起来也跟狼嚎一样具有威慑力,可惜打小就跟张威过不去,只要一看到张威就叫个不停,没扑上来咬人都算是客气。

“你刚刚手里拿着的是什么?”郭春花也嫌狼狗叫得让她心烦,把它拴在旁边的树上,好巧不巧,正好是刚刚柳依跟村长干好事儿的那棵树,而她的脚则是踩到了一滩黏黏腻腻的东西,她不耐烦地抱怨了一声,“什么东西踩起来这么恶心,二栓子你该不会在这里拉稀了吧!”

我能有这么恶心吗,那分明就是村长留下的“罪证”。

张威翻了个白眼,当做没听到她的话。

把狼狗安置好,郭春花走到张威面前,将他上下打量一遍,然后视线落到了他还没有消火的地方,鄙夷一哼:“刚刚我看到我表嫂从这里回去,她说天气热,过来冲了个澡,你该不会躲在河边偷看她洗澡了吧?”

郭春花算是李大锤的表妹,见着柳依还得叫一声表嫂子,她这人就有多管闲事的毛病,尤其是对女人相关的事情格外敏感,要是听话哪家小姑娘被人欺负了,她就牵着自家狼狗去吓唬吓唬对方,对柳依的事情更是不含糊。

“天这么热,我就是过来洗个澡而已,你别乱说。”张威下意识地否认。

“你还想狡辩,这是什么?”郭春花看到了地上的内衣,顿时激动起来,扭着张威的胳膊,“我以为你最多就是猥琐偷看我嫂子洗澡而已,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居然还敢偷我嫂子的内衣,你恶不恶心!”

幸好这里比较偏僻,一般没什么人会经过,要不然就郭春花这嗓音,早被人给听见了,他就是长了一百张嘴巴也解释不清楚,指不定还会被赶出村子。

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老大爷留下的一亩三分地还有一座破破烂烂的土墙房,要是被赶出李家村,就只能当流浪汉了。

想起村里偶尔出现的流浪汉,张张威摇摇头自己绝对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把话说清楚不许走!”

“你有完没完,老子不想跟你个臭娘们儿计较,赶紧放开我。”张威有点怕她到处乱说,立即用力把她手给挣脱开。

郭春花见他力气很大自己控制不住,就扯着破铜嗓大喊:“你想跑?好啊,你要是敢跑,我就放我家大黑咬你!”

说着,被栓起来的狗立即配合她的话发出一连串的怒号,好像已经迫不及待要扑上来撕咬一番。

妈的,算你狠。

老子就算跑再快也跑不过一只站起来跟人差不多高的狼狗啊!这点自知之明张威还是有的,他啐了一口,痞里痞气地说:“我哪儿敢跑啊,春花妹子,哦不,春花姐,你看在大家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份儿上就听我解释解释,我真没想来偷看你嫂子洗澡,要是偷看,我犯得着把自己裤子也给弄湿吗?”

郭春花冷哼一声:“你的想法我还不了解吗,有人生没人养的杂种一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跑到大锤表哥院子里去偷看我嫂子洗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以前是以前,但今天真的是个误会。”张威不放弃解释。

“哼,以前养你的李老头就是个不要脸的无赖,你是他带大的,能好到哪里去?我看你就是一个老变态教出一个小变态,没出息!”郭春花的指责还在继续。

张威心里最尊敬的人就是收养了他的老大爷,要不是他,张威可能早就饿死在路边了,这会儿郭春花侮辱老大爷的话就跟刀刺在他心里一样,让他顿时升起一股怒火,他可以不在乎被人骂,反正从小被骂习惯了什么难听的话也听过,但是侮辱他最尊敬的人是绝对不行的。

你有种再说一遍。”张威咬着牙,一副要把人给撕了的模样。

第4章 波涛汹涌

张威这小子从小在村里就没什么地位,郭春花平时又蛮横惯了。

张威一般看到她的时候都是绕道而行,什么时候对她这么凶过,当即郭春花就被吓了一跳,但是她的性格又让她不甘心这么认输,于是僵硬着脖子故作底气十足的样子回应道:“姑奶奶说就说了,你凶什么凶,是不是被我戳到痛处了,有人生没人养的孬种!”

“你他么再说一遍,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

一句话,一个充满威慑力的眼神锁定在郭春花的身上,叫她背后一凉,还没见过张威这么横的样子,弄得像她才是做错事的那个人一样。

“你……你再过来,我就让我家大黑咬你了你信不信!”郭春花往后退了两步,被张威严肃的神色给骇到了。

“呵,你拿得出手的也就是一条畜生了,快到三十岁了还没人要的老娘们儿,难不成你以后要跟一条畜生过日子?”

郭春花被戳到了痛处,脸色胀红,作势要把大黑的绳子给解开,气不过就一直碎碎念:“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偷看我嫂嫂洗澡还敢这个说我,你不要脸……”

“你要是能找个男人,我就不会这样说了,难道你不是没人要的丑娘们儿?”

郭春花被气到不行,不服气地吼回去:“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哼,敢说姑奶奶没人要是不是,我现在就去找人来,姑奶奶不是没人要只是我低调,你给我站在这里别走,我这就去叫人来收拾你!”

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怒意,被栓起来的大黑又开始乱吠。

“好啊,我就在这等着,你把这黑不拉几的畜生给带走,叫起来烦不烦人。”张威也不甘示弱,他倒要看看郭春花能找谁来教训他。

“大黑,我们走!”

郭春花牵着自家的狼狗故意从张威面前走过,大黑朝着张威龇牙咧嘴,尖锐的獠牙在月光下闪着寒光,叫张威也有点后怕:幸好这娘们儿不禁刺激,要是刚刚真让她把狗给放了还得了。

一时冲动,话已经甩出去了,这下郭春花在回去找人的路上开始犯愁了,她的话倒是说得大,可是村子里但凡有点出息的男人去大城市或者镇上找活儿干了,剩下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张威这种无赖,她上哪儿找人去?

要是让她爸知道她大半夜出来到河边干嘛,问起原因她又解释不清楚,去找别的看起来能够收拾张威的人吧,脑子里面过了一遍又好像大部分都是已婚爷们儿,把人约出来也得人堂客同意才行,又该被拉着说教一番了,大晚上去别人家里借男人?这要是传出去,她就更别想嫁出去了。

一路走走停停,郭春花眉头就没松开过,想着干脆把人晾在河边一晚上算了,让蚊虫咬他一通也行。但是想想她又不甘心,张威那小畜生说话太难听了,要是不收拾他一顿,她跨不过这个坎儿。

“丫头,大晚上不睡觉在外面乱晃什么?”路过一家小平房时候,一个中年男人问道,他的目光在郭春花身上扫了扫,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容,“赶紧回去了,你爹刚刚还来问我有没有看到你。”

“诶!我这就回去。”

郭春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牵着大黑赶紧从中年男人身边快步走过,等走远了才敢啐了一口: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看人的眼神太恶心了!

不过这大晚上的,她估计自己也找不到人,索性让张威在河边傻等,自己跑回去睡大觉去了。可怜张威从一开始的威风凛凛热血沸腾,等啊等,等到整个人坐在河边的石头上蔫儿了气,眼看着月亮越挂越高,也不见郭春花带人过来。

“这臭娘们儿该不会不来了吧!卧槽,老子快被蚊子吸干了!”张威四处张望一番,已经不耐烦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道手电筒的光,遮遮掩掩慢慢悠悠地靠近,看起来鬼鬼祟祟的。

以为是郭春花找人过来了,张威嗤笑一声没想到她还真的能找到人,然后随手捡了根趁手的木棍,躲在树干后面,做好随时攻击对方的准备。

手电筒的光近了,张威屏息以待。

忽然,对方关了手电筒,大概是今晚月光不错,河边看得比较清楚,张威只能靠着脚步声来分辨:一个人来的?听起来不像是来打架的,倒像是来偷东西,这下张威疑惑了,一个人大半夜的不睡觉鬼鬼祟祟跑到河边干嘛。

“嘿,去哪儿了,我明明记得应该是这附近啊!”

是柳依的声音,张威愣了一下,她怎么又倒回来了。

“要是找不到,又要去镇上买,柳依呀柳依,你咋这么没收拾,这下好了,这玩意儿掉在外面多尴尬!”她想到要是明天天亮了被人看到自己的内衣掉在河边该有多丢人,这不是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儿吗!

李家村本来就比较落后,留在村子里的人大多数思想保守的人,尤其是那些被留在家里带孩子的老人和中年妇女,平时没事儿做就热衷于聊聊八卦,嚼一下舌根子,柳依本来就不招人待见,好多女的都在背后说要赶走她,说她是个吸人命的狐狸精,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她可就甭想在这地儿待了。

“到底去哪儿了……”柳依低着头寻找,很快就绕到了张威藏身的树边,张威看已经没地方可以躲了,索性站出来跟她尴尬地打了个招呼。

刚刚跟村长那事儿完了之后,柳依被狗叫声吓到想赶紧离开,但是走到一半又想起自己内衣掉了,那玩意儿在农村也只有稍微年轻一点的女人才会用,她胸大不用就难受,现在正是家里困难的时候,能省一笔钱是一笔钱,去镇上买一件内衣至少也要十几二十,她想想还是舍不得,又怕遇上人,特意等到夜深了才敢过来。

谁知道还是被人给看到了!

柳依被张威吓了一跳,但是她没敢发出尖叫,只是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往后退,结果被自己脚给绊倒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