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个故事:《家风家教看成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1-12 06:35: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05家风家教看成长

(一)

教室里,几个男生在商量着,毕业了一起吃一顿。他们的身体正在疯长,嘴巴里对吃,也有着无穷的欲望。

“你对多少钱?”刘飞扬转头问刘乐。

“我对三块。”刘乐说。一提起吃,他总是有无比昂扬的兴致。

“你呢?”又问“梦游男。”

“我对十块!”

钱商量好了,又开始说吃的地点。

“到我家去吧。”刘乐说。

“去你家还得烧柴火呢,费事。”刘飞扬说。

“也有电嘛,”刘乐说,“那,要不去你家?”

刘飞扬没吭声,似乎是不乐意。

刘乐还浑然不觉,一直在央求,“去你家吧,行不行,行不行?”

他横竖就一个人,大概怎样闹腾都无所谓,而刘飞扬,养父母不待见他,自己还要仰仗爷爷奶奶的呵护生活,也许有所顾忌吧。

(二)

我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一桩关于“吃”的纠纷。

一男生从家里偷了几千元,领着班里学生到超市大吃大喝,家长发现了,让参与吃喝的学生都把钱“吐出来”。结果,学生们互相推诿、抵赖,都不肯认账。拖了几天,问题不能解决,因为,真相始终无法明晰,没有人肯说真话。

偷钱的学生一向娇生惯养,大手大脚惯了,自己家偷不来,已经把“手”伸到了邻居家。

跟着吃喝的学生,留守与不留守的,家长都被通知来了,来了却都不肯批评自己的孩子,忙忙地帮他们推脱责任,“救”他们于不利之境。

当学校请家长配合,“说点实话行不行”时,一个家长理直气壮地说:“我们不说,我们不说!——从小我就教育自己的孩子,该说的话说,不该说的话不说。”

为了帮孩子撇清干系,家长不准孩子说实话。看似简单的一件事,就这样陷入复杂的僵局。

“又不是光我自己吃了,你们不能死盯着我!”

“为啥就没盯着别人!”

我走过,听见一个男生和家长的对白,忽然想起一句话:“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20世纪50年代初,针对土改后农村出现的农民埋头生产不问政治及乡村干部“松气退坡”现象,毛泽东特别强调“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

时至今日,农民的思想教育问题,依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农民的思想认识不转变和提升,直接影响到农村孩子的健康成长;而从缺失家风家教大环境中走出的青少年,他们的思想和行为,会导致怎样的社会隐患?

这一桩关于“吃”的纠纷的主角,是刚上七年级的孩子,不过年少十二三。再过三年、五年,会如何,不敢想。

(三)

这厢,杨清晓和“梦游男”不知在说什么,“去你妈的!”杨清晓冷不丁撂出一句,转身走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我以为“梦游男”会回骂,结果,他并没有吭声。想是,大家都习惯了她的“嘴坏”吧。

“女生说话应该文雅点儿。”我对她说。——其实是担心,现在大家都是同学,不跟她计较,骂了也就骂了,以后走上社会,她这样骂骂咧咧的,总有吃亏的一天。

不料,她接口说:“是呀,文雅点儿,但是,不一定大家都得那样啊!”

我说:“我也是为你好。”

她说:“我知道老师是为我好,可我就是不想听。”

她神情自若,一副心直口快的样子。

我不再说什么。想一想,她成长的家庭环境,父母都是小学文化,常年的矛盾和打骂,在这样的熏陶之下,她会骂那些连男生都张不开嘴的话,有什么可奇怪的。

天热了,惯见,是她把牛仔外套绑腰里的装束,有时候干脆像个男人一样披着,或是只穿个运动背心,赤膊露膀。

相形之下,一个女孩的文静雅致,多么令人怀想。

“我妈摆地摊卖衣服,有的人趁你不注意,拿着衣服就跑,也不给钱,——社会上的人好坏呀!”她说话的时候,表情苦大仇深,言语激烈,以为自己比别人都成熟。

社会底层家庭的摸爬滚打,在她身上烙下了尖锐的印记。

(四)

“老师,我不上了!他扇我!”一个女生锐声哭嚎着,来找班主任老师,“我妈还没有打过我呢!”

便听到紧随其后的议论声:“嘴贱手贱,——你妈都没有打过你,那是你没有遇到打你的人!”

于是想起一句话:你不教育孩子,总会有人替你狠狠教育他!

也有家长找到学校来,气势汹汹地质问:“我家孩子上六年级时候,学习还很好,怎么到九年级,成绩就一塌糊涂了!”

——“你早点干啥去了,不管不问!”

各说各的理,各有各的屈。孩子的成长却不可逆,不是橡皮泥。几年的漫漫光阴,有多少危险的契机,有多少量变向质变的转化,都不曾关注,或视而不见,却理所当然地以为,可以从这不曾付出的过程里,收获香甜果实。

怎么可能。

“亲爱的孩子,老师是不能把你怎样,但外面的世界可以。家长,你可以原谅孩子,但外面的世界不会轻易原谅。孩子的成长没有儿戏。”——我看着这样的文字,想起这些农村孩子,这些留守孩子,和他们几乎自生自灭的青春与成长。


作者:张老师,乡村执教十八年

编辑:大傻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