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成为“老司机”的路上,VC该扮演什么角色?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7 14:31:4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们是副驾驶,创业者是那个把握方向盘的人。”
2011年,史明加入华创资本,负责基金及投后的人力资源管理,那时候的创业者还没有成群结队的出现,投资人也更擅长用资金维持与创业者的革命友谊,就在那年,华创资本开始组建投后团队。   
 
堆在角落里的Ninebot,摆放在会议室里的3辆700Bike,闲适的办公室里,华创资本共投资了100多个项目,如ONE·一个、什么值得买、铜板街、同盾科技、别样红、二维火、700Bike、下厨房、每日优鲜等。
 
即便成立于2006年,投资了上百家创业公司,华创资本仍低调的像一家创业公司。

左起:华创资本人力资源负责人史明、华创资本市场公关负责人曹琪、华创资本管理合伙人、COO陈锐

我们用创业公司的心态来做投后服务
“做投后增值服务也是创业的过程,我们每个人都是PM,在打造一款不断迭代的产品。”在华创近五年时间,史明见证并参与了投后服务从1.0版本到3.0版本的迭代更新。
 
创业公司一般缺钱、缺人、缺产品、缺市场,VC第一时间是给投钱,然而创业公司在不同发展阶段的需求有共性也有个性,投后服务便应运而生。
 
早在1984年,T.Tyebjee和Bruno首次明确了投后管理概念,股权投资机构也主要靠投后管理提升企业价值,项目投资存在不确定性以及来自市场、政策方面的多重风险,而投后管理正是减少或消除潜在的投资风险。
 
30多年间,国内VC界对投后管理仍是提之寥寥,随着创业者的激增和日益充裕的资金,习惯了买方市场的VC,角色早已发生转变,人人都可以做早期投资,天使投资不再是稀缺物种。
 
“我知道我好,因为10个人都说我好,我为什么要你的钱,而不是要别人的钱?”创业者经常会问,除了钱之外,投资人还能给什么;“钱对我不是问题,我宁愿少要一点钱,但我需要其他的资源。”
 
2009年的创新工场成立大会上,李开复提出投后管理,创新工场不仅以资金支持创业者,还将整合多方经验和资源,为创业者提供更多支持。经纬也很看重提供投后增值服务,整个投后团队几乎完全由张颖负责……各家VC的投后终于开始躁动了。
 
“我们只做雪中送炭的事,而且一定要有增值价值“陈锐一针见血的总结了华创投后的特色。
 
2011年到2013年,史明把这段时间称之为华创投后的1.0版本,投后服务常常做的事儿就是猎头服务和HR咨询服务。这个阶段投后服务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帮助早期企业搭建团队和建立基础薪酬体系。
 
”不过的确当时做的非常细,每周7天至少6天都在不同的所投企业里工作,我们当时称为‘驻场’服务。比如:当时我们刚投的一家企业,团队不到3个人,网站也还没有上线。我就跟CEO坐在一个民宅里,一边忙着根据企业业务战略制定人才发展规划,一边打电话、面试。对了,如果是初次见面还不敢约在民宅,得找附近一个像样点的咖啡厅。 差不多3个月的时间,该企业已经到了快20人的规模,网站上线了,业务也走向正轨。“史明回忆道。
 
用创业的心态做投后:”我们做的其实已经很细了,但是我认为专业性和增值性不够,而且很难规模化”。当时随着我们所投的企业不断增加,投后服务团队的人数也必须随之增加。为了保证服务质量,每人手里的企业数字需要控制在5-6家。每周除了一天的例会,其余时间每天去一家公司“驻场“。

华创加油站HR培训直播


产品思维做投后增值服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华创的投后HR团队从去年的两人增加到今年的三个人,很难想象他们是如何服务上百家公司的?

随着基金的快速发展,华创所投的企业越来越多,史明开始担心1.0版本的投后管理方式无法配合,太依赖于服务者的专业能力,并且非常难规模化,这不是投后有效的做法。2013年,华创开始尝试对所投企业进行系统化的管理:分析不同阶段不同领域企业的需求,总结出天使轮到B轮的需求特点。然后根据这些共同需求,在市场上挑选合适的第三方资源,撬动他们为”华创派“(华创内部对所有被投企业的称呼)服务。

同时,华创平时也很注意HR从业者的积累,根据企业不同阶段的需求,直接向其推荐适合的HR有时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2013年,利用”系统化“的管理方法、”资源化“的合理配置,在团队人员没有增加的前提下,华创实现了投后服务量和质的双重提升。这也标志着投后HR服务进入了2.0的时代。

史明表示,“所投的企业继续增加,不同阶段的企业需求,出现了多元化的趋势,并且我们发现有一些关键性的需求,不能直接依靠第三方的资源来有效解决,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核心产品,同时充分发挥平台的力量。”这一切的改变,伴随着陈锐、曹琪等同事加入华创,华创投后走向了3.0时代,即“四化”时代。

2013年,创业的大潮开始涌动。”我开始感受到身边因为创新带来的种种变化“,陈锐就是在这一年越来越多的感受到互联网和创业者们的骚动,她从香港回到北京,这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也是最多创业者聚集的地方。

陈锐加入华创资本,全面负责投后服务、业务运营、团队建设等工作。在加入华创之前,陈锐担任过工银国际投行部COO,曾在德意志银行做过投行部董事。在投行的多年我接触的都是成熟企业和创业者,看不到创业者在早期的时候是如何从金字塔的最底层走向尖顶的,这一次,她想做些更有挑战性的事儿。
 
和创业者一起成长,这是陈锐来华创两年半间最深刻的感受。
 
在陪伴众多创业公司从天使轮成长的同时,华创开始根据华创派所处行业和阶段提供自己开发的“产品”,比如帮助指导初创公司在早期缺钱的情况下如何通过免费渠道找到合适的团队。等到第二轮有钱之后,再为他们提供营销和市场拓展的产品等。
 
PM Hackathon就是华创投后增值服务中一个代表性的产品。
 
华创投后团队发现,无论是天使轮还是B轮的企业对产品经理都有极大需求。很多优秀的创业者也是产品经理出身,产品经理也是创业者和投资人的预备班。举办这样的活动,既可以发掘真正优秀的产品经理,也可以挖掘到潜在创业者。
 
通过沙盘赛的形式,华创将被投企业以及BATJ(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大型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聚集在一起组成学员团,每期40-50人规模;华创派的创始人或产品总监,华创投资人以及业界产品大咖组成导师团。学员按组划分以设计产品的形式进行PK,导师团负责为学员打分,优胜者将获得现金奖励,还可以获取加入华创派或者获得华创投资的机会。
 
这个被业界称为“东半球最火爆的产品创新沙盘赛”已经举办7期,6月18日,PM Hackathon将第一次走出北京去到上海,之后还会去到更多创业者聚集的城市 。


文玩迷CEO李建就是在PM Hackathon的活动上和华创资本建立起了联系,他创业前是当当网无线高级产品总监,通过参加PM Hackathon活动更多的了解到华创和它的的投后服务,后来李建创业的时候首先找到华创,华创就投资了他。



华创资本PM Hackathon2015总决赛“最具投资价值产品团队”


不仅仅是VC

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意识到投后增值服务的重要性,好的创业者也会将此作为遴选投资机构的标准之一。


我们最骄傲的就是我们投后的“四化建设”。陈锐总结华创的投后服务宗旨是系统化、资源化、产品化和平台化。华创的投后3.0版本就是搭建这样一个聚集资源和产品的平台。


“从外部来看对接的是所有创业者和创业过程中需要的资源平台。我们会将创业公司真正在运营时方方面面涉及到市场、品牌、公关的事务都以产品的形式推出服务,而不是一对一的像保姆式帮扶,这是我们投后的策略”曹琪如是说。她于2014年辞去华兴资本的公关总监,加入华创负责基金品牌公关以及投后公司市场公关管理。 


曹琪对于投后有着自己的理解。“投资像婚姻,你有情,我有意。一旦进入婚姻生活,你发现很难改变对方的”。尤其做早期投资,很难说投后能帮助他成为一个优秀公司,这是很长期的过程,不能一下验证。华创的投后有一系列产品和活动,比如“华创加油站”通过交流让CEO们达成业务合作和改善管理技能,帮助市场总监解决流量、数据运营等技能;让HRD们交流如何高效的招人、留人;“私享会”通过邀请行业专家来为行业和创业公司把脉;“融资首发产品包”则通过集中采购和洽谈帮助创业公司解决在融资首发时的稿件撰写、媒体拓展、公关等迫切需要。“产品化高效、集中解决创业公司的共性需求,个性需求则根据情况一对一的解决。”

下厨房创始人、CEO Tony(王旭升)在PM Hackathon上分享

“我们是副驾驶,创业者才是那个拿方向盘的人”,陈锐说。
创业本身就是不断试错的过程,副驾驶要帮着看路,在创业者看不清楚的时候副驾驶要去提醒,在旁边陪着他们一同成长。“驾驶员需要自己做决定,我们只能告诉他,从我的角度看到了什么,我在外面看到别人做的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我们不仅仅是VC。”
 
跨过了“拼钱、拼速度、拼资源”的过去完成时,VC的现在及将来进行时是拼服务。用创业的心态做投后增值服务,这似乎是比风险投资更能让肾上腺素飙升的事儿。

来源:B座12楼


感谢您关注华创资本
微信号:chinagrowthcapital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