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信徒”羊东:VC这个事儿不可能是高大上的创业 投资行业整体需要反思 100位投资家系列报道

投资家2018-08-13 15:51:43


  “我挺喜欢看《老炮儿》,自己也在北京胡同儿长大,这是为什么我喜欢投草根儿(创业者)的原因,尤其VC这个事儿不可能是高大上的创业”。


文 |李铮

来源 | 投资家网

www.investorscn.com


“我挺喜欢看《老炮儿》,自己也在北京胡同儿长大,这是为什么我喜欢投草根儿(创业者)的原因,尤其VC这个事儿不可能是高大上的创业”。


“特别有关系的创业者,我反而跟他们聊不到一块去”。


办公室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北京城全景


一身灰黑色条纹POLO衫的羊东先生走入办公室,他刚刚打完一个会议电话,姗姗来迟。为了保证采访时长,他在饿了么订了三份西贝午餐。在赛富投资基金(以下简称赛富),时间是一种比资本更稀缺的资源。


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7点钟晨练,拿出三分之一的时间看项目,三分之一阅读各类信息,三分之一管老项目,让自己始终保持充沛的精力与激情。羊东很看重这种“职业精神”,尽管现在赛富已经超过50人,他非常注重所有成员,无论是法律、财务、行业投资团队,都必须步调一致。


确保团队的纯度,是赛富这支为期15年的老牌基金在建立之初博得投资人信任的筹码。


2000年,在投行功成名就的羊东离开所罗门美邦(现花旗集团投资银行部)加入软银中国任投资主管兼董事;2001年,他转入软银亚洲基础设施基金任董事;2004年,阎焱、羊东等管理团队在原软银亚洲的基础上,通过募集第二支基金(赛富投资基金雏形),在VC中率先实现了“财务自由”。


那个时期,创业成功的沈南鹏还没有离开自己担任总裁兼CFO、市值10亿美元的携程网;张颖在中经合所负责的在华投资业务还没有更名为经纬中国。


正是从2004年开始,国内VC的融资规模大增,蒙牛和李宁在香港上市普及了对私募股权投资的概念,越来越多的基金开始关注高成长性行业。


书柜上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奖项


赛富显然没有错过这个机会。


作为国内最早从事VC/PE投资的人士之一,羊东投资领域广泛,在互联网投了博客中国、58同城;传媒投了知乎,太麦音乐;B2C投了Yoho!有货,小能科技,凡客诚品,我买网;教育投了华育教育;电信投了摩比天线、中兴软创;网游投出的完美时空,更是让赛富获得了70倍的投资回报。


如今,赛富已发展成一家领先的为亚太地区高成长性企业提供资金支持的私募股权公司,在中国和印度分别设有办公室。目前基金管理总规模近100亿人民币及40亿美元。投资领域主要涵盖消费类的产品及服务、科技行业、传媒业、通信行业、金融服务、医疗、旅游业及制造业。


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等诸多荣耀加身的赛富创始合伙人羊东反而更加内敛、谦逊,回顾自己的投资历程他这样评价,“投资领域广泛其实是市场不成熟的表现,投出好的项目是因为那时期赚钱的机会比较多。”


“我自己也是这几年才刚刚明白投资,现在才算得上是一个称职的专业投资人。”现在羊东将投资方向专注在偏早期的TMT领域并怀揣一颗对行业的敬畏之心。



赛富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 羊东


与大多数投资人不同,近几年羊东极少出席各大论坛峰会,除了锻炼、工作与自我修行之外,他将时间更多的用在了研究股神巴菲特和私募股权投资上,当然也包括接受投资家网长达4个小时的独家专访。


两个标准识人


58赶集CEO姚劲波的创业史几乎和赛富的历史同步。2005年,他离开万网创立了分类信息网站58同城分类。早期,蔡文胜、林先珍(原58创始人,后淡出)在运营方面参与较多,羊东找到这家公司时还没有被注册。


在三个创始人中,羊东早前即认识蔡文胜和林先珍,因而,找到姚劲波并不困难。但在开始时,却闹了个笑话。羊东的拜访电话打到58同城,接电话的女生告诉姚劲波“有个叫软银的先生找你”。这样的乌龙,并没有影响他们后续的合作。


来自赛富的第一批150万美元资金为58早期的发展提供了基础。2006年,58.com黄页板块发布,正式进入黄页广告服务领域。并于当年实现日均访问量40万次,日均消息量10万条,注册会员8万。


2007年,58拓展产品线。线下媒体《生活圈》加盟,58开始为商家提供网络、杂志、无线等领域的广告服务。当时,钱也烧得差不多了,公司进入困境。赛富内部开始对是否追加投资意见不一,但最终还是做出投资的决定。


根据招股文件,2007年8月和2008年5月,赛富分别向58再次注资79.1万美元和250万美元。其后,58启动华南发展战略,广州、深圳分公司成立。2008年,58.com日均访问量突破100万,日信息量达到25万条,58进入中文网站百强队列。


获得赛富的再次注资之后,58才找回“满血复活”的状态。此后,投资圈内不乏多了很多看人的标准,但羊东始终认为,诚信与行业专家是必备的条件。


“比如说李彦宏,他坚持下来,但是他也转型了;比如说马云也转型了,原来的阿里巴巴网站现在已经变成一个相对的小业务。今天看马云,他的战略、格局完全不一样,水平很高,但是他是不是创业第一天水平这么高,你根本看不出来。”羊东说。


投资人的坚守


直到今天,羊东仍然保持着投行时期的工作节奏。1995年,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他远赴海外获得美国南加州大学财务会计学的硕士学位,此后从美林证券到所罗门美邦,他参与了多家中国企业的上市、发债等融资工作。


这种工作看上去光鲜,薪酬也非常体面,但羊东却每天熬夜到两三点钟, 投行的业务架构决定了他只能靠几次会谈去了解一家公司。作为一种商业模式,投资银行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帮企业进行IPO上市或并购,赚取佣金。但至于上市过后长期表现如何,以及企业具体管理的细节,并不是投行最关心的。


工作的无趣也让羊东找到了新契机。1999年底,日本首富孙正义发现中国市场机会,决定成立软银中国(下称软银)并将总部设在上海,而羊东也在那时决定离开投行成为软银第一批雇员,“我本来不愿意做投行,就想做投资”。


2000年初,他踏上了VC之路。


早期的软银中国规模只有一亿美金,并同时承担GP与LP的双重角色。此后的一年半时间,软银投资了阿里巴巴,成就了今天的马云。彼时的羊东也遇到了另一个契机,当时全球领先的网络解决方案供应商思科决定以LP的身份承诺出资4亿美金给软银中国做第一期基金,而阎焱当时正是这支基金的CEO。


此后,羊东加入阎焱组建的团队,这支基金依托四亿美金从零开始,“我和阎焱都是2001年9月上班的,虽然那时候团队没有太多利益,软银仍是GP,但是明显是一个好机会。”如果从那天算起来,羊东与这家机构的缘分已长达16年之久。


2007年下半年是羊东最痛苦的时候,他甚至感觉投资这个事儿没法做了。“一堆人民币基金疯狂冒出来,企业还没怎么着,估值已经很高,而且大家疯狂抢项目,赛富处于有钱投不出去的状态”。


当时他并不看好众多小型人民币基金,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规模小,理论上只能投资早期项目,而基金的存续期却只有5年,3年投完2年退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若投资Pre-IPO项目,A股市场大跌导致众多公司根本无法上市;第二,LP大多是个人,成熟度不高承受能力差,对投资回报过于急迫;第三,GP投资理念不成熟。


J曲线效应是风险投资各行业的规律,早期投资前两年往往只出不进,很难看到投资回报,正如羊东所料,两年后人民币基金问题显现。


或许是经历过2000年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原因,羊东已拥有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实际上,在赛富最艰难的阶段,拥有行业老资历的他完全可以跳槽或自立门户,但他并没有选择这样做。


“我和赛富一起成长,对这个平台很有感情。另外,也不愿意把一堆项目留给别人,这种行业内普遍的解脱方式会成为别人的负担,也是对LP不负责任。”正是这份坚守,58才在最困难的时候获得了赛富的追加投资;也正是这份坚持,才使完美时空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一段佳话。


行业需要反思


谈到募资问题时羊东认为,美元基金LP对中国基金的态度正发生转变。赛富是美元基金起家,给LP的回报非常好,但现在LP的确冷静了。投资人也在分析,电商这股热潮过了以后下一波机会在哪儿?并没有一个很清楚的投资主题。


京东、唯品会、聚美优品这一波红利过去以后,投资人都觉得O2O、手游没有带来很大,很明确的回报。LP们也在反思,到底回报在哪儿?在羊东看来,投手游更像是在投流行歌曲,虽然一年有五六千款产品,能跑出来的却只有五六款。


“如果将手游比作歌曲,投它首先得有运气,能够把这个歌挑出来,另外要看和你一起竞争选歌的人是谁,如果是马化腾、丁磊在选,他们是专家,有很大的渠道很多战略资源,如何竞争呢?O2O也是这个问题,网上开一个洗车店和在线下开一个洗车店其实没什么区别,就是网上宣传了一下。”羊东如是说。


不到一米宽的茶几上,仍然摆放着一叠叠书。


每天拿出三分一时间阅读,已成为他的习惯,在这间面积不大的办公室书柜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书籍,他也向投资家网推荐了一些,如《魔鬼数学》、《浪潮之巅》、《思考,快与慢》等。


羊东对于知识的热爱已经到了极致,“查理芒格说过一句话,聪明人没有不读书的。”最近他读了一些关于概率统计的书籍,这种概率性思维始终让他觉得,投资永远只是一个概率,对于项目来说10%可能成功,90%可能失败,但成功了这就是100%的事实,而赛富就是要锁定这10%。


对于投资行业整体他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这个行业里的人比十年前至少多了十倍,有的人甚至说可能会多了100倍。过去一支几亿美金的基金才几个人,现在一亿美金的基金招二十多人,竞争压力的确是别的行业难以想象的;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这些人是不是都这么优秀?原来竞争对手里边有一百个人特别优秀,现在变成一万人,这里面可能有两千人很优秀,但剩下八千人就不清楚了。


“我觉得行业整体需要有一个反思。从LP心态到GP心态再到创业者心态,美国LP群体比中国成熟很多,这也不是一两天就能追上来的”。


现在很多机构都在强调投后管理,其实应该像巴菲特模式借鉴,什么都管的事儿肯定不合理,我当年也给过池宇峰(完美世界控股集团创始人)关于网游的建议,后来发现他对产品和行业的了解远超自己。姚劲波也是一样而且都很执着,所以强调过分管理反而会把公司伤害。


“为什么投资是一个技术活?好好学习就能得诺贝尔奖吗?巴菲特曾说,他管过那么多年公司了,从来没解决过任何商业问题,他从来没有真正解决过任何一个公司的困难,我觉得他是谦虚。”羊东表示。


以下为投资家网与赛富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羊东快答实录。


投资家网:您赞同资本寒冬的说法,新的投资机会在哪儿?


羊东:其实这个真的很难回答,云计算、人工智能发展都很快,但是为什么没有产生像当年电商这么多的东西,因为这个巨头很容易做。而你不是巨头,你没那么多服务器,没有那么多的带宽,那么多数据你怎么搞云计算,这个机会到底是谁的说不清楚。


VR这个技术不太成熟,几个光学镜片往上一插,这个完全不靠谱,我问过一个技术专家,他说这不就是中学光学吗,有什么可搞的,说的这么粗糙点,也基本那么回事。


今天的创业者老说BAT三座大山,那是没有出现扎克伯格式的人物,没有人真的跑出来。其实也是我们特别想找这样的人才,如果能找到估值都不是问题。


投资家网:赛富现在大概是什么样的结构?


羊东:比如我们有海尔基金,相对来说比较独立。别的其实也都是一体,我们这些合伙人都是投委会的委员。投也没有少投,做的也都不错,包括映客也是我们去投的,还有卷皮在A轮就投了。


投资家网:您经常会提到巴菲特,你觉得自己跟他有何异同点?


羊东:巴菲特就是一个天才,跟他的不同点太多了,这里边大家都完全低估了天才的程度,包括纪律性。


投资家网:您觉得在投资圈里,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羊东:口碑还可以,也比较坦诚,也比较挑剔,对项目要求比较高。


投资家网:您关注早期投资,您怎么看待天使机构化?


羊东:中国天使基金是不是变成机构化,是不是变成VC,我觉得还有很多人不懂这一行,机构化何苦做天使基金。这些可能都是行业需要再调整或者往更稳定的状态调整的地方。我是不太看好天使机构化,天使可能最后变成VC化,但那样还不如直接VC,别天使了。


投资家网:您怎么看待很多机构投资阶段不断往前移?


羊东:这个事我倒觉得正常,我们也遇到过这个情况,既然是好团队做一件大事,你为什么不早点投,多占点儿股份。


投资家网:您更看重回报率还是情怀?


羊东:肯定是更看重回报率,我觉得这两件事是一样的,回报率高了自然就有情怀了。


作者:李铮

声明:本文为投资家(微信号:touzijias)李铮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投资家(微信号:touzijias) 




Copyright © 澳洲维生素进口价批发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