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在路上 2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5:34:2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Va在路上 2:

 

Va下意识把伞向右移动,由于身形过大,此举暴露了左肩一大片空间,他能感觉到雨水刷过耳侧的清凉感。女子又由衷的说了声谢谢,低晗着头,身子微颤,微凉的风加上不经意的雨水,打在裸露在外的皮肤引起阵阵寒意。

 

之后,两人又沉默着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对于彼此的缄默,Va没感到尴尬,他准备像前面在商厦下那样,放任和训练思维。而身旁的女子明显没那么好受,她的呼吸没有一般的顺畅,眼神或无神的定格或不安的左右横扫。

 

“你真高啊。”尽管感觉不妥,女子还是抛出对Va的第一印象,用作击破湖面平静的石子。

 

“193。”Va撇头看向她,勉强挤出一个似有似无的微笑。

 

“没想到,一个大个子心这么细,”见一座冰雕展现了基本的人味儿,女子从情绪到声音都放松了起来,”我还以为不下雨呢,没带伞的习惯。“语气中夹杂着埋怨和满不在乎。

 

对Va来说,带伞不是习惯,也不取决于喜好,而是结果,赶上出门天色不好,伞便作为结果出现了。它是二次方程中的一个解,至于是否下雨,无关紧要,下了,默默撑开,没下,再一路带回放入伞桶。

 

“天并没有下雨的必要。”

 

女子一下没会过意,不明所以的’恩?‘了一声。

 

“雨到达我们头顶有它的概率,下次你或许会为自己的习惯庆幸,因为你担心的那场的雨没来。”

 

“天气预报就是最好的例子,所有事情都不是注定的。”

 

“恩,可以预测,但预测的后续也包含着无数或然性。”

 

“或然性?”

 

“就是不确定的意思,比如其他气流的突然混入,或者头天有大量鞭炮燃放,升高了局部空间的温度。”

 

“哈哈,或然性···好玩。”女子跨出轻快的步子,趟过小水坑,手里的袋子跟着一阵颠簸。

 

可能是对方的动作掀起了她周围的气流,也可能是对方的放松提升了Va的嗅觉,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味道顺着时间的箭头,从20世纪奔涌而来,是妈妈的香味。Va还记得那方形、袋身由外至内均匀隆起的胶袋,上面常印一个捻花的卷发美女,里面会挤出奶色奶香的流脂。

 

“不好意思,能问你一个问题吗?”Va没看女子,脸部腾起稀薄的热感。

 

“说啊~”

 

“你···身上的香味哪儿来的?”

 

“噗呲,”女子一下被逗乐了,还以为是问微信号之类的,这种问题,一个稍微有点想法的男士怎么好意思开口,她正了正声色说:“抱歉啊,实在···“她又忍着笑看了Va一眼,”你问我身上的香味哪儿来,恩,当然从我身上来的啊,不然呢,另外,如果你问我!“她加重语气顿了顿,“是不是喷了什么香水,或者香水哪儿买的,我才能一本正经的回答你啊,这算什么鬼问话。”

 

Va意会的点点头。

 

“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Va又点点头。

 

“啧啧,识货,小时候大人身上不都这味道么,闻多了还嫌臭,长大又发了疯怀念,你说人是不是贱啊~”

 

Va笑而不语。

 

“很多朋友都不喜欢这个味道,还偷偷跟我讲啊,谁谁谁说我用的什么地摊货,熏死人了,怎样?我爱用啥用啥,十块也好,一万块也好,是她们出的钱不,毛病!”

 

“她们有说话评论的权利,抛开道德、种族争端和某些法律约束,她们说什么都是可以的,即便历史告诉我们恶毒的言语捅破了无数血管,那也只是恶之花的根茎,没有浇灌,终会枯萎。”

 

“等等,你这人说话太绕了吧,什么血管、什么恶之花,你这样跟女孩子讲话很危险的。”

 

“危险?”

 

“就是啊,像我就不喜欢听你讲这些大道理,不过呢,虽然不喜欢,但你这人不讨厌。”

 

“为什么?”

 

“感觉啊,如果换个牛逼大王说这话,我会跐溜···”她提起右手的袋子,由胸前向外划了90度,“跑开。”

 

女子向左昂起头看着Va继续说:“你这女人缘肯定不行,恩···”她撇着嘴,收起目光,一副深入思考的模样,“也不对,总感觉,你这人也很能吸引异性,说不上是那里,就有这种感觉。”

 

女人缘···Va没有被异性青睐的感觉,每天起床、工作、吃饭、洗漱和睡觉。他一度以为,这种和异性无关的生活会持续很久很久,直到最近,他忽然感觉自己该上路了,无所谓的工作也辞掉了,身边的女子或许就是这段进程中新的发现。

 

Va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你喜欢猫吗?”

 

“恩?”面对Va突如其来的问话,女子的大脑陷入短暂的空白,接着,她不带迟疑的说:“喜欢啊,怎么啦?”

 

“没什么,想问下你。”

 

“你说你怪不怪,难道是在确认同类?难道你也是个猫奴?!虽然我没猫啦。”

 

Va又朝她笑笑。

 

“你是不是很少笑啊,笑起来···很不娴熟,对,不!娴!熟!!”

 

Va确实很少露笑,莫如说是极少有需要笑容的场合。在过往那段生活中,他没有聚会、很少和朋友见面,在同事和上级面前只有工作上的基本交流。

 

“诶~我快到了,你能帮我拿下这个吗?“Va接过女子左手的购物袋,对一个女孩来说,里面的东西是有相当分量的。

 

女子从上衣口袋摸出手机,不太熟练的用左手点亮手机,“微信号。”

 

Va呆滞了几秒,女子踮起脚用拿手机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我没有,电话号码行吗?”

 

“行啊,这年头···”边说边记Va报过来的号码,“还有人没微信,老头子一个···”

 

记完,女子塞回手机,拿过Va手里的购物袋,跳上台阶,往里面跑了几步,然后停下,站在那里弯着身子朝Va喊道:“谢谢你~”

 

Va还是微微笑着,点点头。

 

“点什么头啊,像个老头子!”说完转身准备往更里面走,又想起什么回身说:“你叫什么!”

 

“Va。”

 

“Va?”不知道为什么,女子又笑了起来,嘴里嚼着‘VaVaVa’消失在建筑物中。

 

雨越下越急,像正赶赴一场精彩纷呈演出,它们都不想迟到,一心要抓住故事的完整内核,一个比一个匆忙的降临,准备在地上占据最有利的座位,然后舒服的抬起眼,等待天幕即将上演的好戏——那将是冉冉现身的新日。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