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那两年到底发生过什么? VCphoto

VCphotos2018-08-07 08:10:44

行刑的那个下午


这是 VCphotos 的第 287 次推送。

Jack Birns 先生带着三只用了十年的德国相机进入中国的时候,他终于圆了自己一个年少时的梦。那是1947年12月的事。生活杂志的摄影师雇员 Jack Birns 先生乘船来到中国。谁都知道中国正处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间,一架名叫“改朝换代”的绞肉机正将所有中国人裹挟其中。


更麻烦的是,所有人还不知道这场从北向南不断推进的庞大战事,到底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怀抱对神秘东方文化的敬仰,Jack Birns 抵达上海,并很快失望。想象与现实落差太大。每日触目所见,不是难民就是妓女,不是士兵就是乞丐,不是街头行刑就是游行抗议。在贫穷、腐败、内战战事不断吃紧的年月,他的工作还不得不要求自己进入更危险的战地。


这个俄裔美国人刚开始对此并不适应。他所去的地方可是传说中的大上海,他梦想中的“东方巴黎”诶。Jack Birns 的镜头可以告知今人,1947年到1949年的中国上海,到底发生过什么。在他看来,“这些无处不见的贫穷、困倦与绝望,正好解释了为什么中国会发生剧烈的共产主义革命——因为革命的土壤土质太好,太厚重。


上海尚且如此,东方巴黎尚且如此,当年中国其他地界的景象,VC君想都不敢想。


废话不说,We see photos


街头女红


运粮的火车开走了,抢不到粮食的老妇在捡那些剩下的


我饿


等待搭讪的那个下午


一个难民和他收养的一只鸽子


街头的涉外争吵


这个女兵

长得真干净

我还好奇,这孩子是否是她的

应该不是

但这张照片被拍摄的时候

她在承担照顾这个中国孩子的责任



搜身


士兵奔赴前线,其中是否有她俩的父亲?


头顶青天白日徽章,一个“浙”字暴露了他们的籍贯


枪还没响,枪很快响,他侧脸的狰狞与恐惧无处躲藏


逃荒之路,并不通畅


你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一个遛狗的外籍女士

但你一定不会在第二眼忽略那些背景里的中国少年


平淡无奇的一张图

不过是一些目的地是香港的一些行李箱

香港从前是一个没有一个纱厂,没有一个印刷厂的蛮荒地

正是1949年前从上海出逃的资本,让香港逐渐崛起


校门建在碉堡上,也算少见

光华大学是民国时代上海一所著名的综合性私立大学

也是现在的华东师范大学的前身


上海女郎与一个法国男士


总觉得这场景像电影情节

可见电影是从这真实场景取的经



专业收尸车

看他叼颗烟的平淡神态

早已见惯不怪



Copyright © 澳洲维生素进口价批发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