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早期融资膨胀132%,抢了天使饭碗的VC面临大洗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1 07:02:3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15年是资本市场的转折之年,全民创业的极度繁荣,也让“泡沫破灭”成为一直悬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尤其是早期投资,这一领域过去一年涌进了太多的资本,它们现在都在寻找出路。


跟二级市场短短几个月里的暴涨暴跌不同,一级市场的调整更为缓慢。未来两三年内,对于创业者和投资机构都是关键时期,这将是一场残酷的淘汰赛,尤其是资本集中的早期投资,恐怕会有一大批投资人和创业者面临寻找接盘侠的窘境。而投资人的压力可能会更大。


也有人说泡沫破灭之时其实是机会最大的时候。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废墟之下崛起了包括BAT在内的一大批现在呼风唤雨的互联网巨头,也让经纬、红杉、IDG等一批风投机构赚的盆满钵满,奠定了江湖地位。


创业和投资都是高风险高收益的事情,是成功还是成仁,考验局中人的眼光。



VC抢天使投资的生意


天小妹分析了近两年来顶级VC机构IDG中国的投资案例,发现2015年投的种子天使数量与往年相比显著增加,占总投资数的比例从15%大幅提高至21%。



IDG并不是个案,与“大众创业”的热潮相伴生,创业行业最近一两年的一个显著变化是资金向上游集聚:一方面是大量新生的早期投资机构出现,另一方面是老牌投资机构大幅增加早期投资的比例。


贝塔斯曼中国总部CEO龙宇曾经吐槽VC行业竞争的激烈,称所有PE都在做VC。既然PE纷纷抢VC的生意,VC自然也要抢天使投资人的生意。根据一份Redpoint Ventures 联合合伙人汤古茨撰写的报告,过去五年进入种子市场的资金总量增长了132%,VC们的典型种子投资增长了50%。


与今天相比,种子市场在五年前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市场。VC们的进入,使得种子轮数量和融资金额急剧上升。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竞争的加剧能稳步提高种子轮的规模,而现在的情况是,一些最大型的种子轮已经取代了传统的首轮融资。例如,2015年4月IDG以1亿美元的天价投资了刘江峰的Dmall,创了天使轮的纪录。


VC们为什么要扎堆早期投资呢?


最直接的驱动力无疑是创业公司估值的不断飙升,过去半年,有不少投资人对天小妹说现在后期项目投不起了,必须往早期走。青山资本合伙人张野说,今年以来,天使投资阶段,平均投资都在500万左右,稍微好一点的项目基本都是800万到1千万,并且初始创业公司的估值自13年以来也几乎是一年翻一倍的速度。


早期投资洗牌


现存的创投机构,80%都是2014年之后成立的,这当然是过去两年创投行业的火爆行情的表现,同时也折射出这个行业的更新换代速率之高。创投是一个“二八定律”非常明显的行业,做得好或者运气好的机构能挣钱甚至挣大钱,做的不好或者时运不济的机构就挣不到钱甚至亏钱,一分耕耘未必就有一分收获。


早期投资尤其是天使轮投资的不确定性非常高,和中后期投资很不一样。越往后走,公司的发展道路月清晰,投资人越看重数据和模型。但是早期的时候,没有数据和模型的参考,甚至项目和方向都有可能在短期内调整,这时候投资人只能“看人”。


为了应对海量的创业项目,VC机构采取了很多应对措施。例如,所谓投“赛道”的策略。在天使A轮等考察项目费时费力,也不一定赌得准的情况下,一些VC采取了广撒网的战术,押宝在跑道上,赌整个行业的成长。


但是这一方式也存在隐患,张野就认为:“天使投资始终是赌性较强、概率偏低的投资环节。如果在早期投资就投赛道,专门投硬件或者游戏等,失败概率太大。即便是判断该领域会火爆,但是早期阶段项目太多,不可能全部都投,而且投的越多,失败项目越多,对投资机构伤害太大。”


还有一个应对措施是结盟。投资机构和天使投资人们越来越喜欢结盟,合投越来越普遍,甚至出现一个项目有上十家机构合投的情况。这样做的目的无疑是为了互相获得决策支持,降低风险。但这必然也会使投资机构的收益下降。


早期项目估值的攀升,意味着后续投资的盈利空间变小,风险变大。早期投资的过度繁荣,实际上是在投资后期投资的资源,自然导致后期投资跟不上,发展停滞。这反过来会加重早期投资退出的压力。并且更专业的后期投资机构加重前期投资比例,估值和投资金额的飙升,都将早期投资推倒了洗牌的边缘。

 


天使客——原始股投资第一平台

洞见时代风口,专注价值投资

为投资者提供最前沿的资讯和最有价值的投资机会




点击
阅读原文
立即成为天使客会员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