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OFO摩拜双寡头合力绞杀,永安行合并哈罗能否上演三国争霸?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9 16:54:0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2月4日上午,哈罗单车宣布完成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蚂蚁金服、威马汽车、成为资本、富士达等多家投资机构和产业资本。此轮融资是10月底哈罗单车与永安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低碳科技”)合并后的首轮融资。由光源资本担任本轮融资独家财务顾问。

本轮投资方包括蚂蚁金服、成为资本、富士达、威马汽车等多家投资机构和产业资本。其中,成为资本、威马汽车分别是哈罗单车B轮、B+轮的投资方。富士达投资哈罗单车,是目前共享单车行业首次有产业链上游的生产企业投资共享单车运营商。

蚂蚁金服方面表示,共享单车的诞生,为有效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绿色低碳出行做出了积极贡献,蚂蚁金服也将继续积极推动共享单车行业的信用免押,让用户享受到更加便捷、环保和安全的出行服务。绿色公益事业是蚂蚁金服的核心战略,蚂蚁金服看好共享经济行业的前景并将秉着开放合作的态度,支持所有合作公司的业务发展,共同推动共享经济和绿色出行行业的发展。

据悉,截至2017年9月,经过10个月的运营,哈罗单车目前的注册用户已达3000万,日均骑行订单突破700万单,并且进驻超过100座城市。截至2017年11月底,注册哈罗单车的用户已达到8000万。

在行业洗牌的大局势下,悟空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单车企业纷纷倒下,非第一梯队的玩家并不好过。

永安行并购哈罗是强强联姻还是抱团取暖?


“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一辆共享单车被解锁了,这个声音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非常熟悉。短短一年时间,共享单车已经悄然进入人们的生活,引领出低碳环保、便捷实惠的绿色出行新方式。仿佛一夜之间,共享单车铺满了中国主要城市的大街小巷。橙色的摩拜、黄色的ofo、白色的hellobike、黄蓝相间的永安行……一时间,全中国都是五颜六色的两个轮子,满天在飞。

随着共享单车押金无法退款,小鸣单车、町町单车、悟空单车、3Vbike、卡拉单车等等一大批跟风而进的共享单车企业今年相继倒闭。一时间,共享单车行业转瞬进入冬季,濒临破局的说法没多久蔓延开来。

而如今共享单车征战已进入下半场,共享单车企业遭受资金困境、退出市场的消息频频传出,永安行却在此时选择重启共享单车业务、并购(哈罗单车)hellobike。虽其体量仍远未及摩拜和ofo,但却在共享单车这两巨头的合力绞杀下显露生机。

对于合并,永安行和哈罗单车是强强联姻还是抱团取暖?

生机显露 重启共享单车


近日,共享单车领域最大的新闻,无外乎“共享单车并购第一案”。

10月24日,永安行公告称,参股公司永安行低碳全资并购哈罗单车(hellobike),双方进行业务合并,哈罗单车(hellobike)的CEO杨磊将出任新公司CEO,并由哈罗单车(hellobike)团队负责新公司的实际业务。

永安行对于此次的合并,早已做足准备。

从永安行首次入局共享单车,已有一年有余。2016年下半年,永安行陆续向北京、上海、贵阳、成都等一、二线城市投放了共计5万辆单车。但这个投放量对于共享单车的行业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据统计,ofo仅在北京的投放量就已经高达85万辆。

此番永安行“试水”共享单车业务,并未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而与之相比,自身的主营业务“有桩单车”却早已有了稳定收入。

“有桩单车”项目,主要是与政府及政府相关单位合作的方式进行。2016年,永安行与有桩单车相关的收入占比高达其总营收99.82%。与有桩单车相比,共享单车业务在永安行中具有投入资金过高、盈利模式未知的风险。因此在今年的3月28日,永安行公告,终止了其在3月初与蚂蚁金服、深创投等八家投资机构的合作,暂停此次“鸡肋”的共享单车业务。

永安行入局共享单车时还面临着各种牵绊:一方面需要去避免共享单车盈利的不稳定性;另一方面,则是需要巨额的投入。正是出于这种种因素,永安行不出意外地将负责共享单车业务的永安行低碳剥离报表,进行了独立的增资扩股。这样既摆脱了上市公司的盈利束缚,又重新开展了与蚂蚁金服等股东的合作,为自身引入了更多的资本和资源。

但此时,共享单车行业的战局愈演愈烈,领地已被现有的摩拜、ofo双巨头瓜分所剩无几。永安行选择在此时入局,要想从头开始已无胜算可能。因此想要在这双寡头局面中占领一席之地,“并购”成为了永安行发展共享单车最快的方式。

那么并购谁,就成为了最关键的问题。

并购hellobike   共享单车初露三国争霸


据之前消息传出,永安行分别与小蓝单车、小鸣单车洽谈过并购事宜,但最终永安行选择了哈罗单车(hellobike)。

纵观国内共享单车行业现状,哈罗单车(hellobike)已然成为永安行的最佳并购对象。

“双寡头格局”在共享单车行业中已经毫无争议。数据显示,今年夏季ofo和摩拜的活跃用户市场占比分别为53.9%、34%。而除ofo、摩拜外的近50家共享单车企业的市场占比共计仅有12.1%。

双寡头合力绞杀,共享单车企业“清场”效应已显现


自今年6月起,悟空单车、町町单车等共享单车陆续宣布退出市场。至于退出原因无外乎是企业资金链断裂、单车盗失严重,难以在竞争中持续经营的理由。在小蓝单车被总部早已传人去楼空、小鸣单车难以退押金、酷奇单车面临倒闭等等噩耗中,哈罗单车(hellobike)此刻仍在正常运营,也确实侧面反映出了企业较强的运营实力。

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2017年Q3,哈罗单车(hellobike)周活跃率仅排在ofo和摩拜之后,位列第三。而且哈罗单车(hellobike)亦是“第二梯队”中投放车辆最多的企业,数量达到300万辆左右。

显然,哈罗单车(hellobike)继ofo、摩拜后共享单车行业“老三”的地位无可争议。这也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哈罗单车企业所采用的深耕于二、三线城市的战略。

其他共享单车企业主要以一、二线城市为据点,而哈罗单车(hellobike)在去年创立之初,就将自身定位在二、三线城市发展,如此便使哈罗单车(hellobike)暂时避开了与两巨头相争的局面。

而这一策略与永安行不谋而合。

永安行主营的有桩单车业务,主要是为三线及以下城市政府提供服务。截至2016年底,永安行已在约210个市级、县级显开展服务,骑行会员人数已约2000万左右。永安行以有桩单车的形式抓取了大量的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用户。这是在“以大规模获取用户”为核心的互联网浪潮中,其他共享单车企业所不具有的优势。

显然,永安行和哈罗单车(hellobike)都选择了相同的路线,以错位竞争的方式与其他共享单车企业形成差异化优势,巧妙的避开ofo和摩拜聚集的一、二线城市,在此番双巨头的绞杀下仍获得了生存的空间。

虽然永安行和哈罗单车(hellobike)二者合并后的新公司与巨头ofo、摩拜仍存在不小的差距,但也确实是打破了摩拜、ofo双寡头局面,三国杀的新局面正在生成中。


永安行入局是否就意味着已然“安全”?


实际上,永安行即便是在ofo和摩拜巨头笼罩下开拓出自己的领地也仍面临着巨大的困境。合并之后的新公司虽然依旧坚守在二、三线城市发展,但却无时无刻不在忧患着ofo和摩拜冲击二、三线城市的的可能,所以安居于二、三线城市并不是永安行新公司的长久之计,唯有向外扩张,才能获取更多的生存空间。

但永安行此时在巨头笼罩下的的扩张之路,必定面临着更高的风险。

第一道门槛,就是城市容量的天花板。                                          

今年8月交通部等10部门发布共享单车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合理规范共享单车企业投放数量。截至9月15日,全国已有13个城市宣布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

一、二线城市共享单车行业格局已定,仍未进入城市的企业未来希望渺茫。因此以“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在二、三线城市根据地的基础上,进军一、二线城市,已然错事时机。

上行艰难,下行是否可行?

长期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经营有桩单车,永安行相比其他企业具有更便利的政府资源和运营经验。但这些优势却不意味着,共享单车业务仍能在这些区域发展良好。

三线及以下城市人口密度较低,需求有限,地域也更为广阔,共享单车投放密度及运营方式无疑将给企业带来新一轮挑战。同时,在经营“人”的角度上,共享单车企业要面临着更大的风险。不仅共享单车用户习惯仍有待培养,单车高比例损毁盗失问题突出,共享单车的运维成本随之提高。

另一方面,共享单车的渠道下沉,将给在这些城市中已有的有桩单车带来冲击。而这一局面,也将给以有桩单车为主的永安行上市体系带来威胁。

三国杀局面下,永安行窘境凸显:二三线大本营难以长治久安,上行一二线城市机会渺茫,下行三线及以下城市阻碍重重。

身陷进退维谷处境,永安行如若再次集中精力并购其他共享单车企业,倒不失为一个迅速增强实力、扩张领地的办法。或许哈罗单车(hellobike)只是永安行以收割方式进行扩张的首个标的。

在这场安身立命之仗中,永安行是否有未来?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CareerIn除发布原创干货以外,致力于优秀投行/PE/VC文章精选、精读。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联系方式:微信instructor22或instructor11


CareerIn19周投行/PE/VC学徒计划8期冬季班正在进行中(戳我看课程招生简章)



我要推荐
转发到